首页

历史军事

魔性之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性之月: 第七十四章 血奴


苏尚强迫自己转过头,那间小屋跟刚才没有任何变化。他小心且僵硬的移动着脚步,藏身在一棵大树后面,观察着那间小屋。
过了不一会,苏尚看到一个人影从小屋的门廊处走了出来,因为从苏尚站的角度问题,只能看到门廊的一半,看不到大门的情况。
那人背对着苏尚所在的方向,走下了台阶,沿着一条苏尚来时完全不同小径走去,不一会就消失在树林里。
从那身影出现的一瞬间,苏尚就知道那人一定是汤佳怡,她居然会从房子里出来,苏尚心中更是无比确认她一定是塞奇组织的人。刚才自己在屋外查看,屋里破败无比,明显不会有任何人藏身其中,而汤佳怡却从天而降,看来这屋子肯定有古怪,自己还是离远一些比较好,不然就要像韩家那几人一样,落个不知死活的下场。
苏尚偷偷摸摸沿着自己来时的路悄悄摸了回去,仿佛这附近到处都有塞奇组织的眼线一般,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大咧咧的到处乱转了。
苏尚满怀心事的回到宿舍,在里面宅着过完了这一天无聊的时间,快到黄昏的时候,苏尚就离开了宿舍,他没有心情和温晓海他们解释昨天发生的事,所以提前出来,在校园里恢复了力量之后便赶去陈清家。
“你跟我想得一样,韩家族那几人失踪之后,虽然塞奇组织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但是我们的行踪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既然后山的小屋有这种情况,我怀疑应该是有一个空间节点或者某种传送阵存在,韩家族那几人硬闯之后说不定被传送到了某些危险的地方。”陈清听苏尚说完今天的情况,沉思之后说道。
“什么是空间节点,传送阵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不是说因为违反物理学原理什么,而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吗?”苏尚问道。
“说实话,我也没见过,只是在一些书中略微提到过。就你汇报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这类的东西,如此看来,塞奇的底子比我们预料中要厚啊。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和家族里的长老们讨论的。你还没吃过晚饭吧,让娜娜带你去血奴的住处吧,算是对你的奖励。但是,绝对不能吃超了,最多喝两人,记住了吗!”陈清最后认真的嘱咐完,便让娜娜把苏尚领走了。
“娜娜姐,请问像你这样的半使者的还有几人啊?”
娜娜嗔道:“别叫我姐,我比你太姥姥还老得多。”
“我也知道啊,可是,那你让我叫你什么啊…”苏尚无奈道。
娜娜思考了一会,说道:“那你就叫我姥姥就好了。”
居然还有人想要别人把自己叫老点的,苏尚无奈的看着年纪跟自己似乎差不多的女孩,叫道:“姥姥好。”
“乖孙子,姥姥疼你。”说完嘴角便露出得意的笑容。
“姥姥,你平时是不是在这里面待着特别寂寞呢?”
原本还笑得很开心的娜娜突然收起了笑容,一言不发的走着。
苏尚心知说错话了,急忙赔笑道:“我只是随意问问,姥姥不必上心啦。”
“其实我们本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所有这些打破自然平衡的存在都是会受到惩罚的,都是被诅咒的。”娜娜突然说道,然后勉强的笑笑,续道,“你还小,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以后你就懂了。”
苏尚细细品味着她的话,一时没说什么,而不远处的房间里,却传来了他很熟悉的人的声音。
“嘿嘿,姐姐,过来让我亲一口。”
“哎呀,少爷,您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的。哎哟,嘻嘻嘻…”一个女人的声音娇笑道。
“姐姐,喜欢我这玩意么!你们两个也一起过来吧!嘿嘿,真乖…”
苏尚走到房间门口,只听到里面某个女人说道:“少爷,别看您年纪不大,那话儿却是很大哟。嘻嘻嘻,姐姐太喜欢了,来让姐姐亲一口。”
房间门没关紧,苏尚顺着门缝望进去,正看到田彬抱着三个女人滚在床上。
“别乱偷看,那是田长老的房间。”娜娜红着脸,在一旁拉了拉苏尚的胳膊。
“哎哟,少爷,你干嘛呢?再亲姐姐这里几口嘛,来嘛!”
伴着里面女人的叫声,一个人影闪到门前,田彬身上已经披上了睡袍,走出门之后,把身后的门带上,表情奇怪的看了苏尚一眼,说道:“你来了啊?先去找陈清吧,我一会就去找你们。”说罢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讪讪。
“我已经见过陈长老了,他让我去血奴那里先用餐。”苏尚答道。
“恩,好的。你去吧。一会见。”说罢闪身回到屋里,这次却把房间门关得严严实实,同时里面女人的娇笑又若隐若现的传来。
苏尚第一次见到田彬这个样子,心里不由好笑,转身示意娜娜继续带路。
“你刚才和田长老大眼瞪小眼半天,是在干嘛呢?”娜娜问道。
“啊?”苏尚一愣,才想起来刚才田彬是用次声波跟自己说话的,自己顺口也用次声波答的,别人看起来就是两人面对面,动了动嘴唇而已什么也听不到,而娜娜除了生命比较长,并没有任何其他能力。
“他是我师傅啦。他让我先去吃东西,一会再见面。”苏尚随口解释道。
“原来,他就是你师傅啊。哎哟,这小孩真是…”
“他怎么了?”苏尚听到娜娜的语气有点怪怪的。
“这小孩,虽然看起来是个小孩,但是,绝对是那种怪叔叔的类型。”
“为什么?”苏尚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对田彬这种奇怪的评价。
“他其实已经来着住了三天了,每天吴管家都要在附近的窑子里找来很多小姐,而且都要找那些还在读书的学生妹,他昨晚同时找了五个女孩子,早上她们出来的时候,一个个jīng神萎靡,走路都走不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
“那个…是被吸了血了吧?”
“只有两个女孩子是脸sè有些发白的,一晚上谁都不能喝太多啊,你以为是你啊,贪心!其他女孩子全都只是脱力而已…那小孩子……哈!”娜娜平时可不敢在背后说起家族长老的闲话,可在苏尚面前却有些口没遮拦,明知道田彬是苏尚的师傅,娜娜说完这些话略微一紧张了一阵,生怕苏尚会不高兴,可是看向他时,见他并无异样才放下心来。
“……”苏尚第一次了解到师傅的这一面,不过想想他们活了数百年,这数百年里没事的时候都干啥呢…苏尚想到这,不禁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有一些担忧起来,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而“夭折”的话,自己将来也会是一个老怪物吧,还在走着路,他便开始遐想起来…
“她们就在这屋子里,不过我得跟着你进去,你这次要是还敢喝多,我就直接杀了你,你自己不想死在我手上的话,就给我注意着点!”娜娜把苏尚带到一个房间的门口,威胁着说道。
苏尚轻笑一声,并不做任何回答。
“你觉得我杀不了你吗?”娜娜说罢从内衣里取出一根不太大的暗sè锥子,“死在这只锥子下的使者,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最差的也是中级契约以上的实力。”
这只木锥一拿出来,上面就有一些异样的波动,也不知道在上面陈清是不是做过什么手脚,暗sè的外表仿佛是极为粘稠的血液凝固在上面而形成的,让苏尚看得有些心惊肉跳。
“好姥姥,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发生那天晚上的事情了。”苏尚赔笑道。
“恩,这样最好了,我们进去吧。”说罢推开了门。
屋子里住着三,四十个女人,有黄种人,有白人,也有棕sè皮肤的,甚至苏尚还发现了有两个黑人,不过那两个黑妞长得很是漂亮,身材也是不俗,不禁多看了两眼。
“主人养的血奴都在这里,你自己挑两个吧,虽然味道都是一样的,不过嘛,这装‘食物’的‘器皿’就各有不同了。你们男人,就好这口而已。”说到最后一句,娜娜语气中透出一丝鄙夷。
“你又怎么知道味道是一样的?不同人种的生理结构都是有略微不同的,当然血液的口感也不近相同,你又没喝过,就把这种不同归咎与男人的爱好上去,这一竿子打翻了多少人啊。”苏尚虽然在东张西望,嘴巴上却是不落下风。
“你…”娜娜一时语塞,毕竟她确实没喝过血,自然是没有发言权,被苏尚一阵抢白,她也不知是真是假,却是无法反驳。
这些血奴看到两人进来,都是看向他们,略微呆滞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恐惧。苏尚左顾右盼,这间用来养血奴的屋子在陈清宅邸的最深处,屋子着实不小,即使住着三十人,每人也都有各自的床铺,这房间里仍旧不觉得拥挤。
苏尚看了两眼那几个黑人女孩,又看了看那些白人,苏尚成为使者之后,全都是在喝黄种人的血啊,除了那天陈清带出来的几个中东混血的女人之外,他都没试过其他人种呢,于是便朝着那几个白人女孩径直走了过去。
他走到那些白人女孩面前,那些女孩的眼神里明显露出了一丝恐惧,她们虽然脑部的记忆体都被切除了,但是长期被这些使者用来食用,那种恐惧已经成为了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苏尚拉过其中一个,其他几白人便往后躲开了一些。
苏尚舔了舔她的脖子,白人女人的皮肤上汗毛相当粗,不过脖子这部分倒也还算是细嫩,苏尚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划开了她脖子上的动脉,贪婪的吸食起来。
甜而不腻,又香又滑,苏尚一不小心又喝多了一些,发现喝得有些多了,他急忙停下,修复好血奴脖子上的伤口,将这脸上失去血sè的白人女孩放在床上,转身再去找下一个目标。
就在这时,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些画面,伴随着脑袋轻微的肿胀感,这竟是苏尚无比熟悉的记忆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