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权力危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权力危机: 第二百43章 邪王终结


白鸽虽羞但势气仍然不减,她娇喝一声,腾空一跌,双手推出,双手化拳为爪,直奔陆丰的脸面而来.
瞬间陆丰的笼罩在无数的阴森林的鬼爪之中。
“不好,幽冥鬼爪!”一旁的焦军大喝一声,身影已拦在陆丰面前,一股强大气流的奔袭而来,焦军倒也不慌乱,双手悠然的推出,形成一堵坚如磐石的钢铁铜墙。
白鸽阴森至极的鬼爪遇到了焦军的强大的内力,瞬间循入无形,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回击,白鸽趔趄往后退了几步,焦军纹丝不动的呆在原地。就在这一招之内,两人的武功修为已分出胜负。
焦军自负的笑道:“女流之辈,外强中干。”
听了焦军的嘲讽,白鸽脸色苍白,她勉强的挤出一丝冷笑,说道:“男人打女人,算什么英雄?”
“好了,白鸽,我们仅是想见见老板,见完就走,你能否通融一下。”青蜂不愿意与白鸽纠缠下去,时间就是胜利。如果拖得太久了,引起老板“卷地龙”的警惕,事情就更加难办了。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白鸽阴沉着一张粉脸,答道。
“好吧,既然如此请兄弟们让道,小老儿我去去,就回,兄弟们看如何?”青蜂犀利的眼眸扫过众人,小秋忙陪着笑脸,说道:“都是自家人何必伤和气呢!大护法我们怎么敢撞拦你的道。”
“好,两位随我来。”青蜂用眼角的余光扫过焦军和陆丰的脸,两人迈着方步,紧随其后。
三人走到了白鸽面前,白鸽似心有不甘,但却无奈技不如人,只好悻悻离去。
此时三人走向房子的纵深处,来到了房子大厅,这样房子装修极为奢侈,房顶一幅飘逸的裸女,手提芘芭,在彩云中游走,四周墙体,雕龙刻凤,整幢房子笼罩在东方的艺术氛围之中,特别是大厅的沙发上的扶手,皆雕刻着威风八面的狮子头,那紫檀的茶几上正泡着一茗香茶,昌着袅袅的气雾。
边上一金制的轮椅上,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正对着三人,听到三人的脚步声,老者沙哑的声音问道:“白鸽,你回来了,刚才在外头的都是此什么?”
青蜂望了一眼,面露喜色。
焦军和陆丰立刻明白,那轮椅上的老者,定是“卷地龙”无疑,终于找到目标了,而且这目标是个半死不活的老头。这太令**跌眼镜了,这老家伙全世界到处兴风作lang想不到会是这幅尊容。
“老板,我是青蜂,有要事,特地赶来向你汇报。”青蜂眼神里充满杀机,这就是毁了他一身的仇人“卷地龙”,他安能平复自己的内心?
听到青蜂的回答,只见轮椅疾速飞转掉头,等这“卷地龙”面对三人时,焦军和陆丰大吃一惊,眼前的“卷地龙”一张极为丑陋的脸,眼不是眼,鼻不是鼻,五官极度错位,但却又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见了这幅尊容,陆丰惊叫一声,说道:“太难看了,简直奇丑无比。”
“卷地龙”哈哈一笑,笑得那脸四处晃动,就差点掉到了地上。笑毕,“卷地龙”那双盖着极厚眼皮的双眼里发出一阵阴毒的神色,他双手使劲的按了一个轻椅,突然射出两支短箭,不偏不倚的直朝焦军和陆丰射来。
陆丰倒也不含糊,随手飞出三去飞镖。
“当当当”
两支飞镖挡住了“卷地龙”飞来的短箭,另一支直袭向卷地龙,可这飞镖也怪,在离“卷地龙”一米开外的地方,无缘无故的掉到了地上。
陆丰猜疑起自己的力道,难道是自己最近少吃中餐,而力气不足,但他看了看另外丢在地上的双支飞镖,这又做何解释。
一旁的焦军倒是看出了门道,眼前的“卷地龙”内功修为极高,刚才陆丰的那去飞镖是被他的气功给硬生生的给拦截了下来。具有这样的功力的绝非泛泛之辈。
“青蜂,你带来的这两位小斯是来杀我的。”“卷地龙”眼露惊惧之色。
“你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青蜂阴沉着脸说道。
“不错,当年让你回华夏国,本来就是个错,也许本尊对于人性的判定还有待加强。”“卷地龙”说出这话,显得有些黯然伤神。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害人终将害已,怨不得别人。”青蜂一双眼神里尽是怨恨,语气冰冷至极。
“师叔别跟他废话了,杀了他,咱们好回家吃中餐。”陆丰催促道。
“这事就不劳烦师叔了,还是让我来吧!”焦军没等青蜂同意,径直走向了“卷地龙”。
焦军一脸的平静,像是给一位老者临近来殡天时的送别。
“卷地龙”并未正视焦军,突然发出一阵如午夜厉鬼般的怪叫声,瞬间时间他的轮椅就是一个战场上的装钾战车,直朝焦军冲撞过来。那速度快得惊人。
焦军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闪躲,侧位,一举轻松的避开了“卷地龙”致命一击。这轮椅如打了鸡血般,又一个旋转,又冲焦军而来,此时连连发射出无数之利箭,朝焦军四周袭来。
青蜂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这些利箭,可不一般,每支箭头都啐了毒性极强的药水,一旦对手被刺破点皮,必将死于非命,他大喝一声:“小焦,不可轻敌,这箭上有毒。”
听到了青蜂提醒,焦军不敢怠慢,他不停的变换着身影,瞬间位移出箭阵。
“卷地龙”想不到自己的致命一击会被眼前的年轻人,化于无形,他歹毒的看了一眼青蜂,谩骂道:“李堂中,你小子,居然坏我大事,我活不了,你也甭想活着离开。”
“卷地龙”话音刚落,整间屋突然抖动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显然“卷地龙”当初在设计这幢房子之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遇到不测,绝对不让对手活着离开。这“卷地龙”阴险至极,青蜂暴喝一声,借着房子即将倾倒之际,他果断出手,一个腾空跳跃,直袭向“卷地龙”身后。
“卷地龙”并没有打算也三人同归于尽,在大厅的右则此时正闪开一道暗门,显然是“卷地龙”的凶险时刻的逃生之门,他的金色轮椅疾速而去,眼看就要逃走,房子越抖越厉害,势有大厦倒于瞬间之感,青蜂心急如焚,急中心智,拼心全力,使出了生平看家本领“移形飞步”,瞬移至“卷地龙”轮椅身后,并双手合十,朝轮椅后侧,推一出一掌。
“嘭”
“卷地龙”轮椅在暗门品碎裂一地,“卷地龙”如箭射般的飞向精美墙上,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挣扎着,焦军逼向“卷地龙”,冲着“卷地龙”的天灵盖,狠命的击出一掌,瞬间“卷地龙”脑浆崩裂。
至此,这颗罪恶的灵魂,就些消亡。
“不好,房子要倒了。”陆丰见房顶上开断裂,钢筋水泥,散落一地。
此时焦军与青蜂被困了浓浓的尘土之中,眼看房子就要倒塌了,他四处摸索着师叔青蜂的身影,他不能违背师公战龙的重拖,一定要将青蜂活着带回去。
穿过浓浓尘雾,焦军终于发现倒在不远处的青蜂,此时青蜂头破血流,一定是被房顶上坠落的物体给咂重了,以青蜂武功修为断不可能,但是在他聚精会神的要阻止“卷地龙”出逃,并拼尽了全力毫无分神的袭击“卷地龙”之际,被房顶上跌落的钢筋击中了头部。
青蜂气息奄奄,焦军心急如焚,他一把抱起青蜂,一阵飞奔,陆丰在前面引路,身后“噼哩叭啦”的坠物掉了满地。
轰!
一根巨大的石柱,倒了下来,显然房子即将要倒塌了,而且石柱挡住了三人的去路,此时三人离门口还有十步之遥,在这个关乎三人生命的时刻,焦军急中生智,催促陆丰先行跳上过去,他因手上抱着青蜂,显得力有不逮,难以有效回避,四处坠落的物体,即使勉强过去,势力会伤及青蜂。
焦军见陆丰已跳过石柱,他找了一个坠物稀少的空档,猛的一用劲,将青蜂,抛向了陆丰,陆丰一个化力,将青蜂稳妥的接过,焦军见已安置好青蜂,一个箭步紧跟其后,飞身跳过石柱。
随着一根根石柱倒塌,房子有如断了线的风筝,愈发摇晃得厉害,似有即倒之势。
只差五步之摇了,在这关键一刻,一条白色的丝带抛入房内,焦军和陆丰,想都没想就,顺手抓过丝带,用劲一蹬脚,三人如电闪雷鸣般的窜了出去。
轰!
房子倒塌了。焦军拍打了一下身子,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废墟,瞬间他想起了陆丰和青蜂,急忙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陆丰紧抱着青蜂跌坐在不远处,呱呱乱叫。
焦军缓缓的走向两人,他含笑说道:“小子,咱们逃出生天了。”
陆丰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焦军,责怪道:“快把师叔接过去,我这屁股都成豆腐碴了。”
陆丰这一提醒,让焦军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忙俯身看了一眼青蜂,只见青蜂,双眼紧闭,嘴唇发紫,气若游丝,看来受了极重的内伤。如果不及时施救,必将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