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金龙笔录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金龙笔录: 第八十八章


这时已经如同金龙一般的吴顺天很诧异的看着面前那人一动不动站着原地,斜着嘴对着自己微笑着。但是吴顺天知道没有更多的时间给自己慢慢思考怎么办,只好向着面前那人冲过去。
全锡不慌不忙混乱的向着吴顺天挥出一道道刀气,吴顺天只好改变方向,躲开那一道道的刀气。
正当吴顺天艰难去找刀气与刀气之间的缝隙去躲开攻击,而全锡一边挥甩着鬼裂,一边慢慢地向后退后。在一块高至膝盖的石块停住脚步,坐了下来。这时全锡就如同手持鞭子,将吴顺天当作猴子一样耍弄。
大约一百道左右刀气挥出之后,全锡就摸着鬼裂的刀身,停止了挥动。而那一百道刀气将地面划出一道长约五尺的痕迹,如果没人知道这是全锡的所为,必定将此当作一只巨兽走过时所留下的脚印。
给予吴顺天一个喘气的机会,但是吴顺天只休息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又作着刚才的动作向着全锡冲了过去,不过吴顺天此时的速度明显的比刚才的速度下降了不少。
“年轻人啊,有时候要给自己一点后路。如果不是师父一定要你活着送过去,不然你早是我的刀下亡魂。”全锡对着吴顺天淡淡的说道。之后,全锡好像没有事情发生过一样,抬起头看了看那高挂在蓝天中的太阳。然后低回头看着吴顺天,还是淡淡的说:“你的把戏,我已经看够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候,而且师父他老人家正等着我回去,我看现在是时候将你解决。”
吴顺天好像没有理会到全锡所说的话,还是朝着全锡冲过去。却又有谁知道啊,吴顺天他此时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复杂。进也不行,退也不行。
全锡对着吴顺天摇了摇头,就一脚踏了踏地面。然后他提着他自己的鬼裂,向着吴顺天冲了出去。
二秒不到的时间,那如同金龙般的幻影与那寒如冰的鬼裂在那以刀痕为界的界线处相撞在一起。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形成了一股强风,将他们四周的沙尘卷动起来,在他们周围高速的转圈,使得外面的人无法看清楚沙尘里面将要发生的事情。
“锵…”
全锡的鬼裂和藏在吴顺天衣袖里面的铁片发出来一连串的声音。
那团沙尘里面只能看得到拿着刀的黑影一直占据着上风,不给予用双臂去硬抗刀的那黑影一个反击的机会。拿刀的黑影游龙似水,却用双臂的黑影苦苦抵挡着攻击,等待着一个绝地反击的机会。
持续了一段时间,只见一道身影从那团沙尘,后背对着地面飞出。这时,还在沙尘里面的拿着刀的黑影也紧跟着先飞出去的黑影冲出了沙尘。第一道黑影在半空中浮空划了十尺左右,方才“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那已经落在地上的黑影动了动,欲要爬起来的时候。第二道黑影已经站在第一道黑影身边,并立马就将手上的刀架在了第一道黑影的脖子上,却第一道黑影都死到临头了,但他的眼神还是毫无畏惧看着第二道黑影。因为他们两都满面沙尘,衣服也被沙尘弄脏,所以无法辨认出他们是谁。
“现在你能乖乖的跟我走一趟吧,不过你跟我走也不行,除非你不是那些贪生怕死的人。”第二道黑影开口带着藐视的语气说道。既然第二道黑影这样说话,很明显就是全锡他。
那么落在了地面上的黑影就是吴顺天。吴顺天他眼神依然毫不畏惧的看着全锡,如同将架在脖子上的鬼裂当作豆腐看待,镇定地说:“有人一死,有何畏惧。”
语停,世界好像静止了几秒钟的时间,只见吴顺天转头看了看那一架马车一眼,说:“只希望你能在我死后,将那边的人放走。”再看多马车那边一眼,就闭起了眼睛,对着全锡说:“来吧,来为你太行东宇寨一事报仇吧。”
语停,吴顺天听到几声阴险的笑声。之后,只感觉到鬼裂离开了自己的脖子。然后吴顺天睁开眼睛,只见全锡提着鬼裂向着马车那边走过去,吴顺天连忙的说:“全锡,捣乱东宇寨的人是我,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要找就找我啊。”
全锡停下来,掉过头看着吴顺天,说:“怕了吗?要不你答应我跟我去太行刀教,否则我当着你的面把他们一个一个杀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希望你能珍惜。”全锡等吴顺天回答等了十秒钟的时间,却吴顺天依然没有答应。全锡转过身朝着马车踏出一步,给吴顺天施加一点压力。
“等等!”吴顺天不想亲眼看到至亲的人被杀,对着全锡的背影大声疾呼地说道。
全锡一边将鬼裂插回到刀鞘,一边掉过头看着吴顺天,说:“怎么了,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其实全锡他已经知道了答应,不然就不会将鬼裂插回到刀鞘。
吴顺天看了马车那边一眼,然后又看回全锡,闭起了双眼,淡淡的说:“好,我答应你跟你去太行走一趟。不过我希望你能不伤害我的人。”
“哈哈…”全锡笑了几声,看了看马车那边一眼,又看回吴顺天,笑着说:“他们?我本来就没有要伤害他们的意思,如果我不这样威胁你,不然你怎么能答应我。”全锡抬头看了看天空,低回头时,继续说:“好了,别再磨磨蹭蹭了,现在跟我回去吧。”
“等等!”
全锡十分不懒烦地说:“都什么时辰了,还等等?别废话,快点出发。”
“你打得过天哥,但不一定打得过我,凭什么要我们跟你回太行刀教。”站在马车那里的吴宇等到吴顺天被打败,才紧张的大声说道。
全锡又一次将鬼裂拔出刀鞘,向着马车那边一边走着,一边说:“真麻烦,刚刚打败一个,现在又跳出一个找麻烦的。”
“等等!”吴宇看到全锡停下脚步,满面都是烦躁。吴宇害怕着全锡爆发,连忙说:“我并不是想跟你比兵器,而是要跟你比轻功。”
“轻功?”全锡不太确定的问道。
“没错,我要比的就是轻功。”吴宇十分肯定的说道。
全锡还没有说话,这时那片山林,传了一声:
“全师兄,轻功比试看来是要我出马了。”
语停,一道身影从山林飞了出来。那身影的速度啊,至少比全锡出来的时候快了足足五陪。
而吴宇看到这般速度,不由心头一惊,后悔跳出说要比轻功。但现在已经是锅中青蛙,进也不知道能不能将那身影比下去,退的话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吴宇只好硬着头皮,缓慢骑着马向前走去。就在这时,马车里面传来一声温声:
“吴宇,加油!别输啊!”
听完那声音之后,吴宇更难受了。心里害怕着让马车里面的司马娟失望。
正当吴宇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那道身影已经来到了全锡的身边,现在才能看清楚他的模样。身高与全锡相差无几,身材就比全锡瘦弱多了。样貌也差不多,只是下巴少了那么一点山羊胡子,显得更加年轻。他的全身没有看到任何一把武器。
“先自我介绍:在下姓武名平,是太行刀教教主门下第五弟子。”那身影看着众人说道。武平转头看着站在自己左手边的吴宇,说:“刚才是你说比轻功的吗?你想要怎么比?”
还处于思考当中的吴宇左看了看,右看了看,才反应武平是在跟自己说话。吴宇有左右看了看,举起手指着右边,说:“武平是嘛?你看到那边的红旗吗?我们比谁先把那旗子拿回来行吗?如果我赢了你,那么你和全锡他要放我们几人离开,你答应吗?”
全锡伸手抓住武平,低声地说:“武师弟别浪费时间了,我上去把他摆平算了。”
“全师兄,我知道你怕我把事情搞砸,请你放心好了。我会赢出这场比试的,要他输得心服口服。”武平甩开了全锡的手。然后拍了拍全锡的肩膀几下,低声地说道。只见全锡已经没有阻拦的意思,就大声的说:“没有问题,不过我们从哪里开始出发。”
吴宇看了看周围,眼睛定在了一个地方,说:“出发点就哪里,刚才全锡他第一道刀气划出了的痕迹,以痕迹为界,这样你看行不行?”
“没有问题。”武平刚刚说完,就身体一动,几秒时间就移动到吴宇所说的地方。看着吴宇,说:“你也来啊。”
吴宇将自己所骑的马匹交给了马夫,就飞身而去,很快就站在了武平身边。
武平看着全锡,大声说:“全师兄,你来给我们两人作个公证,作个开始。”
全锡一边慢悠悠的走过去,一边说:“没有问题。”走到武平和吴宇身边时,弯身捡起了一块小石头,淡淡的说:“你们听好,当我手中的石块碰到地面时,你们方才可以出发,听好了吗?”只见武平和吴宇对着点了点头,就把手上的石块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