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误入天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误入天坑: 第十一章:村有病生,金针落穴


PS:表示家里开了家牛肉店,暑假在家要看店,洗碗,搽桌子,上菜,真心没时间码字,好伤。
洛羽听着村里人的议论,心中不由感叹,虽然自己随着方种师修行三年,读过无数书籍,其中医书倒也有不少,而且都还是一些珍稀孤本,可惜洛羽对医术兴趣不大,只是一时兴起,读过不少,但是读过又怎么样,医学这种东西,终究是要实践的,洛羽只是读过,即使凭着卓绝的记忆力都记得,却未深入理解过,可不敢随意出手。
时间转瞬而逝,一个多时辰便在村民们的望眼中悄然流去,众人在外面等得心焦如焚,就连坐在一边,在村民眼中素来稳如泰山的老村长都如坐针毡一般。老村长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两村的路途怕是还得就将近一个时辰,这可如何是好?”洛羽听了亦是暗暗皱眉,如果还须一个时辰,那他就不得不出手以磅礴气机吊住生机,那位于先生恐怕再熬不过个把时辰啊。
不过洛羽很快就舒展眉头,抬眼看向村口外,眉宇间却是带了一点疑惑。听脚步,似乎只有一个人,恩,不对,这脚步虽有些快速而散乱,却又有些沉重,莫非。。。,洛羽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村口。
洛羽虽然注意到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声张,依然默默等待,而村民们并没有注意到洛羽这一闪而逝的异样。
果然,没过多久,不远处一个身影飞奔而来,村民们纷纷大喜,定睛一看,却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汉子,一手提着个箱子,一手似在背后托着什么,正发足狂奔而至。村民们顿时一阵骚动,老村长上前询问道:“大牛,裴大夫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
魁梧汉子此时已是气喘吁吁,汗如雨下,他正欲开口回答,他的身后突然冒出了个脑袋,村民顿时哗然,纷纷惊骇莫名,老村长亦是脸色发白。只见这个脑袋对大牛低喝道:“你这大牛,还不放我下来。”大牛连连应是,蹲下身来,他身后很快就走出了个干瘦老头儿,村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是裴大夫。老村长连忙将裴大夫引入屋内,大牛也提着箱子跟在了裴大夫身后。洛羽见状,犹豫一下,便也随之进了屋子,好在村民朴实,加之洛羽是跟着老村长而来,是以没有人阻止他。
洛羽进屋后,见那裴大夫正在给于先生把脉,老村长和大牛站在一边看着,老村长见洛羽进来,并没说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洛羽点点头,随着老村长站在一边,等待裴大夫的诊断结果。
好一会儿,诊完脉,裴大夫眉头紧皱,老村长连忙低声问道:“裴大夫,于先生怎么样了?”裴大夫略一沉吟,回答道:“于先生这病情并不容乐观,唔,大牛,把我的箱子拿来。”大牛上前将箱子交予裴郎中,裴大夫打开箱子,从中取出一个小布囊,他打开这小布囊,其中竟是长短不一的金针。
裴大夫捋了捋胡须,思忖一会后轻轻捻起一根金针,缓缓扎入于先生的穴位,洛羽注意到这针在扎入穴位的时候,裴郎中的手臂正在微微颤动着,带动了金针的微微震动,洛羽有些惊讶,凝神看着裴郎中的下针。
裴大夫下针很慢,金针以极小幅度,一定频率震动着,洛羽眯了眯眼睛,这裴大夫不会什么武功之类的,以这种手法下针,对于裴大夫的体力消耗并不小,再加上他年纪大了,恐怕没法持续下针。
果然,下针不过一会儿,裴大夫的脑门已经开始冒汗,再盏茶功夫,裴郎中已是脸色微微发白,洛羽不由皱了皱眉,心想这裴大夫恐怕有些难以为继了,自己得是帮上一把才行。
念及此处,洛羽默不作声地靠近了裴郎中,大牛和老村长似有所觉,但他们心绪不宁,又不敢打扰裴大夫,并未说什么。忽的,两人脸色一变,他们见到洛羽竟然将手放在了裴大夫的肩上。大牛低喝一声,一拳便捣向了洛羽,这一拳虽是仓促而发,却仍然带了一阵风声。洛羽随手一勾一拉一推,竟是将大牛的拳头拨开,洛羽拨开大牛的拳头后出手如电,一把擒住大牛的臂膀,气机磅礴而出,大牛只觉得一痛,接着浑身一麻,已然是动弹不得,软倒在地。
大牛一脸惊讶地看着洛羽,洛羽只是扫了他一眼,重新看向裴大夫。此时大牛虽惊讶,却不知洛羽更惊讶,这大牛的力气委实够大,都快比得上洛羽了。要知道洛羽的身体可是经过《炼》三年的滋润淬炼,恐怕就是一些外家好手都没他体魄强健,而洛羽面对大牛的这一拳,开始并不怎么注意,只是随手一勾,没想到竟是不能完全阻住,连忙再一拉一推,卸去拳力,拨开了大牛的拳头。洛羽对此心中惊异,这就是所谓的天生神力吧。
洛羽磅礴气机不仅是制住了大牛,更是在搭上裴大夫肩头时,就将磅礴气机源源不断地流入裴大夫的体内,贯连了裴大夫的手臂。裴大夫在洛羽搭上他肩头的时候便是精神一震,只觉得手臂有暖流经过,不一会儿疲劳酸痛大大缓解,以往艰难的金针度穴竟是容易了十倍不止。裴大夫顿时惊喜交加,却也是不敢分心,收束了心神,继续下针。
三人诡异地维持了小半个时辰,裴大夫终于缓缓收针,而洛羽也随之将内力从裴大夫身上收回。随着洛羽收回内力,裴大夫站起身来,对洛羽行了一礼,感谢道:“多谢小兄弟出手相助,于先生已无大碍,只需调养几日即可。”随即又长叹道:“若非小兄弟相助,老夫断然是无法完整使出这金针度穴,于先生能康复得这么快,小兄弟当居首功啊。”老村长见此不由大喜,连忙道:“多谢洛小哥,多谢洛小哥啊”
洛羽连忙摆手,回答道:“裴大夫,老村长不必如此,小子只是搭了一把手罢了,怎敢居功。”
裴大夫呵呵笑道:“小兄弟不必谦虚,唔,我这里再开几副药,让于先生好好休息段日子,这病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几人说了几句话,裴大夫开好了药,交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下意识说道:“大牛,你去城里抓点药回来。没人回应,几人楞了一下,想起了脚下似乎还躺着一个人,低头一看,果然,大牛正张着囧囧有神的牛眼看着洛羽呢。
洛羽脸上一红,连忙将手放在大牛身上,运气帮他冲开了穴道。
大牛一咕噜爬起身来,随即又挠挠头,对着洛羽不好意思道:“真对不住,俺错了,俺不该打你的。”
洛羽摆摆手笑道:“没事,你不也没打到我么,你还是快去抓药吧。”
“对哦。”大牛一拍脑袋,抓着药方便急冲冲地跑了
剩下几人见此不由低笑,也随之纷纷出了屋子。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