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诸天诸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诸天诸界: 第三一七章 归去


那人一声不吭,便自空中掉落而下,旋即被周围蜂拥而至的噬灵蝶啃噬殆尽。
施然身躯周围适才的大片空洞此时逐渐消散,周围的噬灵蝶又朝这边涌了过来——这里的噬灵蝶实在是太多了,试想一下,万里的落叶松林,若是每一片土地都有噬灵蝶的话,会有多少噬灵蝶在?
施然身躯一晃,化为一道电光,飞入了那通道之中。
在通道里,他摸出几块金系灵石,心念一动,便见那灵石以肉眼可及的速度飞快地缩小着,数息之间,便即化为乌有。
而施然长长呼出一口气,他体内九命三气适才消耗太大,单凭吸纳周围游离的灵力,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恢复,因此他便强行吸纳这金系灵石之中的灵力,快速地将状态恢复了。
而后,神识之躯在真境识海之中随手一晃,便有一柄剑出现在了手中。
识海沙漏再次发动,施然在真境识海之中开始演练庚金剑诀。
须臾之间,庚金剑诀第八层四九剑阵大成,瞬息之间,施然便布下了七七四十九道九叠藏锋剑气,而后四十九道九叠藏锋剑气连在一起,相互之间以剑丝相连,朝某个方向直飞而去,哧啦之声中,便将施然凝聚出的数十道金属柱子切断。
此法威力虽然不凡,用于群战也极为有用,然而对上合体期修士,却未免力有未逮了。这也是施然适才为什么没有迅速修成此法的缘故。
随后没过多久,庚金剑诀第九层、第十层相继修成。
庚金剑诀前八层之中。已经有了实体攻击、剑丝、剑气、剑芒等,而从第九层开始,便主要是各类攻击的具体应用了。
庚金剑诀第九层名为不断截剑,此剑诀的核心便在一个截字,以截代防,凡是尚未落在施然身上的攻击,都能够以此法前去将之拦截下来,当日,所能拦截的攻击不能超过某个上限。
庚金剑诀第十层名为裂山剑,乃是瞬间催动灵力。在神识可以约束的范围内,以剑丝、剑气、剑芒形成一柄灵力铸就的大剑,剑之所向,尽皆披靡。
此法威力虽然强大,然而比之乱舞九箭,仍然有很大差距。施然自忖此法仍然无法给程柏草造成本质性伤害,因此在那关键时刻,便未曾去修炼此剑。
随后,他站起身来。身躯如电般朝通道外面飞了出去。
他刚刚飞出不到一息,便陡然看到。远方天际突然暗了下来。
无数道光芒密密麻麻地自落叶松林周围朝这边涌了过来,落叶松林之中,所有的噬灵蝶便似是察觉到什么极为可怖的存在一般,齐齐停止了在空中的飞舞,然后一飞而下,尽数躲入了下方枯枝落叶之中。
施然身躯一滞,停在了空中。
有三道光华速度最快,瞬间便自远方天际飞了过来,然后立在了施然周围百丈之外——百丈这个距离。是合体期修士所默认的安全距离,在百丈范围之内,尽是合体期修士的攻击所在了。
但见这三人各自身着华服,第一人肩膀之处衣衫上纹着九片枯叶,其余两人肩膀上则是纹着八片枯叶。
与此同时,施然神识一震,有施恩的消息传了过来:“那三人是枯叶宗宗主及两大长老!”
枯叶宗宗主上下打量着施然。眸中一片淡然:“年轻人,你很强,灵躯期修士,应该都无法敌得过你。在你身上,我看到了磅礴的生机和巨大的力量,只是你能够杀死程柏草,却让我非常意外。”
旁边一人附耳在枯叶宗宗主耳畔嘀咕了两句,枯叶宗宗主一怔,眸中杀意闪过,道:“原来是你,练神光,嘿嘿,真是想不到,两百年不到,你就杀了回来,还将程柏草击杀了。便让我看上一看,你有多少手段。”
施然已然将射日弓摸了出来,冷冷地看着这些人,道:“你们很快,就能够看到了!”
另外一人却是呆呆地盯着先前被施然的乱舞九箭射过的地方,然后猛然打了个寒战。
他一侧身,低声说了几句,而后另外两人一齐面色大变,三人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施然。
看着施然手中九根金光闪闪的箭枝,枯叶宗宗主艰难地道:“刚才那是,乱舞箭?”
施然摇摇头,道:“你只答对了一半,这不是简单的乱舞箭,而是乱舞九箭。”
三人俱都从对方眸中看到了惊骇之意,虽然他们已然有了心理准备,然而从施然口中听到这确定的答复,三人仍然有些不可置信。
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自然是听说过真灵九箭的,然而真灵九箭最后两箭修炼之难,要求之高,他们也是知之甚深。
若非施然有人面藤花骨朵之法来修炼神识,使得他修炼诸般法门的速度大幅度提升,又有射日弓及凝箭五诀这等利器及法门,还有真境识海可以加快法术的修炼,他是绝对不可能射出乱舞九箭的。这几个条件只要少了一个,乱舞九箭都不可能会成就。
光华闪动中,又有一人自远方飞了过来。
这人是一名相貌清秀,眸光灵活的青年,他看到施然之时,居然愣了一愣,回身问枯叶宗宗主:“师尊,这是何人,我怎么看他有些熟悉?”
枯叶宗宗主道:“这是施然,同时也是练神光,对了,你也是出身山海界,你会认识他么?”
青年想了想,道:“我在成为人身之后,先前的记忆几乎尽数散逸,不过我看他总觉得有些脸熟,恩,他身上的气息,我也异常熟悉。”
他居然便这般朝前飞了过来。
施然看着此人之时,亦是有着奇异的熟悉之感。
他可以确定。自己分明没有见过此人,然而偏偏的,他就是有着那种熟悉的感觉。
他心头一动,缓缓闭上眼睛,将四识一齐压缩,只余下鼻识感知世界。
下一瞬间,他睁开眼睛,眸中露出惊喜之色,叫道:“花骨朵!”
这青年正是昔日在山海界庚金剑宗周围同施然相识的人面藤花骨朵。
青年一愣,散逸的记忆缓慢恢复。他亦是叫了起来:“我想起来了,你是施然。”
他飞到施然身前,转了个圈子,啧啧道:“这么多年不见,你这么厉害了。那程柏草手段强劲,居然被你灭杀了,真个不错。”
施然笑道:“你这家伙修为也提升的很快啊,恩,居然是汇神期。你什麽时候化成人形离开的?我后来去找你,却没有找到。”
花骨朵道:“还要多亏了你。用铜镜聚集光芒,我修炼的速度大幅度提升,然后才能在遭遇天劫之前便化身成人。嗯,原来,你就是施然,也就是练神光啊。我之前听他们提过施然这个名字,也略微有些熟悉之感,但却没有想起你来。我在化成人身之后,所有关于草身之时的记忆几乎都没有了。便是修炼之法,也已经成了一种本能,没有办法主动去修炼了,当真可惜。”
施然收了弓箭,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花骨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被师尊收为弟子已经好些年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吧。反正,练神光已经被你杀了,我们就此讲和如何?”
施然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道:“若是其它人的话,我必定不会轻易罢休。然而却是你这么要求我,我便完全没有办法拒绝了。”
一来,枯叶宗宗主后方那大量修士已然涌了过来,其中诸多汇神期及灵躯期修士,他以乱舞九箭,能够杀得三五人,十来人,甚至数十人,但却无法将这些人尽数击杀。乱舞九箭他此时只能射出一箭,便暂时没有了抵抗之力,只能束手待毙。二来,正如花骨朵所说,他已经杀死了程柏草,算是帮练神光报仇了。而枯叶宗万劫堂在损失了程柏草等诸多强力修士之后,已然必定要式微了。他此时手段,也不必担心会遭到万劫堂阻劫使的共计。
而对于枯叶宗来说,枯叶宗精英尽在此地,不说别人,就是枯叶宗宗主及两个长老,俱都没有把能够自乱舞九箭之下逃走,对于他们来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犯不着和施然这等亡命之徒一般见识。不管施然是不是真能射出乱舞九箭,他们都输不起,赌不起。便是施然以魂杀星的身份以后再起刀兵,也是以后的事情了,而如果眼前的事情处理不好,即刻便是丧命之危。枯叶宗宗主三人如何选择,自然是不问自明。
当然,花骨朵的特殊身份,此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枯叶宗宗主三人仍然未曾飞上前来,而是以神识响应之法朝花骨朵传音。
花骨朵点点头,回头对施然道:“施然,我们双方约定,自此以后两百年之内互不侵犯,不得大规模冲突,如何?”
修士的生命悠长,因此任何约定,如果有个期限的话,都会相对比较容易实现许多。
而且严格地说,双方都有对对方造成致命打击的能力,施然是单体战斗力太强,又有不死之身在,而枯叶宗却是人多势众,高手众多,群体势力强大。施然必定无法从对方高手的围攻之中脱逃,而枯叶宗却也担心会被施然灭杀高手太多,伤了根本。
互相忌惮,但却又没有本质性冲突,这才是约定存在的根本。
至于魂杀星的身份,双方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枯叶宗如果紧紧揪住施然这个身份不放的话,他们需要担心的,便不是被十九杀星掀起的刀兵劫波及到,而是要担心眼下宗门的安危了。毕竟,万劫堂的存在,也是为了让枯叶宗能够更久地存在。
随后,枯叶宗宗主几人缓缓后退,花骨朵同施然说了几句话,也向后方退去。
当枯叶宗大队人马俱都消失在远方之时。施然只觉周围一空,原来,先前那对这一片空间传送的禁制,已然消失了。
他先前同那名合体期修士死磕,却是失去了身上所有的物品,只有射日弓及诸多箭枝未曾被损毁。此时想要返回浮空天窟也是不成,唯有继续朝前方飞去。
他打算寻个地方,买一些材料,制成传送禁制,然后再离开。
施恩很快打听了万里枯叶松林周围的形势。然后告诉了施然。
施然朝某个方向直飞而去,飞出万里松林之后,便有数十名枯叶宗修士在下方看到了他的身形。
不过这些修士俱都没有出手,也没有发动攻防禁制,而是任由他离去。
飞离此间之后,施然直接飞入了前方一个城市之前,然后信步走了进去。
这城市名为鱼龙城,据施恩说,这是周围方圆五百里内最繁华之处了。能够买到各类材料。
施然踏入此城,才突然想起。自己此时一无所有,只有弓箭长剑在身上,于是他苦笑一声,随意向最近一个名为“鱼龙神兵”的店铺行去。
鱼龙城中的修士,普遍都是凝脉期,灵躯期修士及汇神期修士也并不少见。踏入这鱼龙神兵店之时,但见一名女子正静静地坐在柜台后面,手持着一卷书,正看的入神。
见到那女子之时。施然便略微愣了一愣,那是因为,这女子容颜之间,同青鸾诸多酷肖。
那女子却微笑着放下书卷,站起身来道:“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说到这里,那女子突然呆呆地望着施然。小嘴张得大大的,细嫩的手掌塞到了嘴巴里犹自未知。
下一刻,她整个人自柜台后面扑了出来,在施然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便扑到了他身前,满脸喜滋滋地道:“施然是你啊,你不认识我了?”
施然也被她吓了一跳,道:“你,我看你好生眼熟。”
女子便异常开心,道:“那就对了,我是沈霜鲤啊,你忘了么?”
旋即她大叫起来:“水姐姐,你快出来!”
水色光华一闪,水莹光自柜台后面的房间内奔了出来,看着施然之时,她努力微笑着,脸上却已经有泪水流淌而下。
施然心中惊喜交加,朝前方伸出双臂,水莹光便扑了上来,扑入她怀里,大声哽咽起来。
等她情绪平息了一些,她才将别后之时和施然说了说。
上一次自地下岩浆池畔分手之后,她回去没多久,修为就达到了凝脉后期大圆满的境界,然后渡过了灵躯天劫,离开了山海界。
而沈霜鲤在修为踏入凝脉期后,却是能够化身成为一尾白色的鲤鱼——原来,沈霜鲤竟然是天生便有灵的鲤鱼一族,她自己乃是其中极为罕见的霜鲤,却是不知什么缘故,流落到了山海界。
因此,水莹光便带着她离开了山海界,然后居然直接便来到了这里。
水莹光在山海界,乃是最强大的存在,然而她在这九灵界,却是相对比较弱势的了。运气好的是,两女居然很快便寻到了沈霜鲤在九灵界的本家——专司经营的鱼龙一族。
鱼龙一族在九灵界虽然从战斗力上来说,不如枯叶宗,然而从经济实力以及实际影响上来说,也不比枯叶宗少。而且鱼龙族本身也有合体期修士在,因此枯叶宗修士也不敢小觑鱼龙一族。
水莹光作为从下界破界而来的修士,在这鱼龙族还是非常受重视的。于是经过一段时间,两女便开始负责鱼龙一族在此处的一间店铺,名为鱼龙神兵。
施然却是运气极好,刚一来到这里,就碰到了她们。
施然便将自己最近的经历讲了一遍,听完之后,水莹光却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道:“我来到这里以后,才知道枯叶宗的势力有多庞大。我时时为你担心,今天却终于松了口气。嘿嘿,两百年后,枯叶宗固然能够大力发展,然而到时候你却也更加厉害了,却是不畏惧他们。”
施然哈哈笑道:“那是自然的。”
他还没有说出来,施恩此时在枯叶宗颇受重视,那花骨朵更是俨然一副下一任宗主的接任者。等到两百年后,枯叶宗到底姓甚名谁,还是一个问题呢。
对付一个庞大到可怕的势力,最好的办法,不是和它死磕,而是让他成为自己的。
他暗自想道。
水莹光又道:“如此的话,轻语也再不用担心了,她破界之后也是来到这里,然后很巧地遇到了我们。上一次在地下岩浆池畔遭遇到的那黑衣女子让她颇为忌惮,此时她连修炼提升修为都是不敢,每日只是修炼法术。”
施然道:“那是自然,万劫堂堂主已经被我击杀,此时他们正一片混乱,而且枯叶宗短时候,也绝对不会再对刀兵劫十九杀星动手了。恩,轻语在什么地方?”
水莹光道:“她在另外一处隐藏的所在修炼呢,我带你去找她。”
而后,她却又一脸好奇地道:“施然,带我去看看你的浮空天窟好不好?”
施然哈哈一笑,伸臂搂住她纤腰,道:“先去寻了轻语,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更快更新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