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躁动的代价之歧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躁动的代价之歧途: ——第一百零七章 火热——


()“啊呀,你看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我傻乎乎地说,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当然不会忘,早就等着了。不过刘松栎并没有马上跟我谈钱的事情,反而轻轻一笑:“你可能需要休息了吧,已经太晚了。来呀。”他对外面喊了一声,他的话音还没落,走进来两个女人,为首的就是那个送雪茄的,现在已经换上了女服务员的白制服,就是看起来小了一号。刘松栎吩咐她俩:“送这位先生去漱玉轩。”
随后我和刘松栎互道晚安,离开了餐厅。一路上我想着钱的事情,塔码地让这老小子掏钱就那么困难吗?这两个女人靠过来要扶我,我拒绝了。这点酒还醉不到我,我怕的是她们的纠缠。我让她们俩走在前头,总不能白制服也是后空的吧?
我们三个人走得很慢,尽管制服不是后空的,尽管我逼着自己去想钱的问题,可是小我还是在敬礼,顶得我不得不哈腰走路。这两个女人是风月场中的老手,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尴尬?走到一个岔路口,那个“雪茄”突然回过头来对我说:“大哥,你要吗?我们两个陪你。”
“没关系的,你今天吃了那么多的鹿肉鹿鞭,一夜七次郎都没问题。不耽误你交公粮。”另一个说着上来拉住了我的手,雪茄走过来拉住我的另一只手,恳切地说:“大哥,这也是为了嫂子好,你就这样回去她会吃不消的。”
说着把胸部挺了挺,只听“啪”的一声,制服的扣子飞了出来,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一对白晃晃的大rf呼之yù出。接着又摇了两下身体,我已经不敢再看了,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想把雪茄的影子从脑子里赶开,没想到赶开的是小灵的影子,雪茄那对白晃晃马上就占据了我的脑海。而且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的功夫,我已经注意到了,她的rf形态极美。
这时候我想起了站桩功,于是再一次气沉丹田,就像马上要举石锁一样。这才睁开了眼,谁知道一睁开眼马上看见雪茄的眼睛一闪一闪,里面全是诱惑的火苗。
“大哥,”她的声音又甜又腻,柔软的身体随之靠了过来。我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爱我的太太,我不能做一点点对不起她的事情。”这句话说完,仿佛一股力量注入了我的身体,雪茄从我的心里走开了。她眼睛里那股诱惑之火也随之熄灭。
雪茄的眼睛定住了,接着蒙上了一层水汽。她一言不发掉头就走速度很快,我很艰难地跟着她走着,不一会来到了挂着“漱玉轩”匾额的小院门前。突然,雪茄发疯似地搂住我的脖子,狠狠地吻在我的脸上:“要是有人象你那么爱我,让我死了都愿意!”说完捂着脸,不管不顾大声哭着走了。另一个站在旁边潸然泪下。
我顾不上她们,只管推开院门,几乎是冲了进去。绕过影壁,小灵站在廊下等着我。我心里面不断膨胀的yù望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忍得我好辛苦啊,老婆!”我轻轻喊着,一把把她抱起来,进了屋。老夫老妻,熟门熟路,不一会儿,就完成了第一次。我们对望一眼,都觉得意犹未尽。我不由想起那个女人“一夜七次郎”的话来。一下抱紧了小灵,把头埋在她的胸前。
“还想要吗?”小灵温柔地问我,一双雪白的手温柔地抚弄着我的头发。很显然她也没得到满足。我马上响应:“还想,太需要了。今天的鹿肉吃得实在太多。
”说到这里我犹犹豫豫地问她“你行吗?”
“我吃得也不少啊。”小灵淘气地说着,接着就是一个深情的吻。
我再次燃烧起来,这次我不着急了,抱紧了小灵,慢慢地摸着她的背。很快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两条白藕似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你真好,我还要。我爱你,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最好,再摸摸我。”
我知道到时候了,于是翻身起来,不料小灵一下把我按倒了,她跨坐在我的身上,抓住小我就塞了进去。一阵巨大的快感涌上心头,我什么也顾不得了,那是一种舒服到极点的感觉。
巅峰时刻终于过去,我和小灵都感到冷了,这时候我们俩尴尬地发现,这床上没有被子。惊讶之下,我们打开大灯,打算找被子。谁知道这才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卧室,而是客厅的延伸!屋里放的是一套明式的红木客厅家具,我们刚才躺的地方也不是床,而是罗汉床。于是在嘻笑之余,我们抱着衣服去寻找卧室。还好卧室就在客厅的后面,旁边就是浴室。打开浴室的门,我给吓了一跳,这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白sè双人浴缸,比凯悦饭店的双人浴缸还大。更为惊人的是,这只浴缸是从整块的汉白玉中挖出来的。这只大浴缸的四周用整体的埃及紫罗红大理石围着。做过装修的人都知道,这一套浴缸光材料费估计就在三十万以上。环视浴室四周的墙壁,是四壁到顶的黑白根大理石板材,地面则是地爬墙的黑白根大理石板。
小灵进来了,她那雪白而匀称的身体在这个黑红白三sè组成的空间里更显出纯洁与美丽,我们相拥着进入了浴缸。这一夜我们非常疯狂,疯狂地发泄着被鹿肉、鹿鞭和鹿茸激发出来的激情。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起来了,说是很早也已经到了九点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长跑是免了,我和小灵在客厅里做着力量锻炼,老办法,让小灵坐在我的肩膀上做负重俯卧撑。就在这时候,服务台打来电话。问我们是否需要早餐服务和房间服务,我们答应了。一会儿几个小姑娘推着我们的早餐过来,摆放在客厅里,并且把我们的卧室打扫一遍。
吃着早餐,我和小灵谈起昨天晚上雪茄的事情,小灵开始有些不以为然,听到她哭着走了,就有些黯然神伤。两个人默默地吃了一会儿,突然小灵问我:“你说,刘总干嘛要在我们身上费这么大劲?”
我思索着回答:“肯定是要帮助我们,所以才考验一下我是不是值得帮助。”说完我指了指墙,又指了指耳朵。从服务台早晨打来电话,我就怀疑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起来了?小灵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一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
吃完简单的早餐我才注意观察这套我住了一夜的院子。进了大门,绕过院门口的影壁墙,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没有厢房,种着花草。围墙相当高,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过了院子就是客厅,这间客厅足有四十平米。靠近门口的地方放了一套红木的明式家具,无非是太师椅茶几之类,再往后就是那张很大的罗汉床,上面铺着褥子,褥子上面放着一个很长的条枕,没有被子。客厅的后面墙上开着两扇门,分别是卧室和浴室。卧室不算小,可是进去以后总感到憋屈,那是因为里面的床太大了。
这是一张老式的四柱床,足有六平米,放下帐子以后就像一间dúlì的小房间。我仔细看着床的顶子,只见上面还挂着几个铁钩子。我问小灵那是干什么用的,小灵神情黯然地问我,“你忘啦?”我猛然想起,那是玩虐待用的。真恨不得马上拆了它!
再次打量这间卧室,发现它窗户很大,墙很厚得有一米,而且挡雨篷很长,这样一来,外面就很难看到里面,同时又不影响采光。真是独具匠心的设计。不过,我突然觉得这里好像少了些什么,这个想法只是一闪,没来得及细想就过去了。
这时候,我只是想到,如果把这样的设计移植到我的快捷酒店里去,再盖上两个独门独院的贵宾房。那就一定能吸引像刘松栎这样的“贵宾”。他们不在乎钱,但是需要安全和舒适。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贵宾不多,两套房子肯定够用。
小灵看我半天不说话,把我拉到院子里。关切地问我:“你想什么呢?”
“我想在我们快捷酒店的后院也盖两个这样的小院。”
“是昨天晚上刘总建议的吗?”小灵很关心昨天晚上我和刘松栎会谈的内容。于是我把我突然爆发的灵感和昨天晚上和刘松栎的谈话都告诉了她。
听了我的话,小灵不由沉思了起来,我知道她在担心钱的问题。果然她说了:“那这样一来,我们要在三个方向投资,自助洗衣吧、新的贵宾房、还有运输公司。这么多资金哪里来?”
“我也这样问刘总,刘总回答:‘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听懂了吗?”
现在我们站在院子里,应该不会隔墙有耳了。所以我说话少了顾忌,虽然声音不太大,可是得意之情却表露无疑。
p老江呼吁,诸位书友多多帮忙,我需要点击、推荐和收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