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烬燃江湖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烬燃江湖: 风云起 第四十八章 梦魇


以司空烬和何有为两人的脚力,只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便穿过一片茂密的翠竹林,来到一处地势较高的险峻巨石平台之上。
道路的正面被另一座跟高的峭壁所阻挡,峭壁直通云霄,看不见顶端,而且整座峭壁仿佛是被人一刀劈下,整个峭壁极为光滑,毫无任何借力之处。
巨石平台的右侧有一个山洞,洞口高有一丈,宽约半丈。
这应该就是大个子所说的那个关押武林人士的山洞了。
在露台的左侧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不过站在此处可谓视野开阔,可俯瞰整个琼霄山的绝美风景。
虽说有如此壮阔景象,可不知为何,司空烬内心总有一股强烈的不安,浑身气机都处于戒备状态,越是接近悬崖,这种感觉越是强烈。
这种感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不自然。
大个子似乎瞧见他的异常状态,有些不解的问道:“司空兄弟,怎么了?难道昨天比武伤到哪里?”
司空烬艰难的挤出一个笑脸,摆摆手说道:“没事,只是来到这边有种奇怪的感觉,很是不安,过一会儿应该没事了。”
大个子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气息,反而感觉这里景色雄伟壮观,看司空烬只是脸上有些僵硬,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大个子指了指此地,对司空烬说道:“说来奇怪,司空兄弟你看,这个地方怎么也算不上风水宝地,可是前掌门玄远驹在一年前,突然将此地划为禁地,长达数月有余,直到前几个月那些江湖人士被抓上山后,这个地方就变成专门用来关押那些没有背景的江湖人,我们每次送饭也都是送到山下,不过最近突发事情太多,大家都把这个事情也忘记了。“
司空烬问道:“那先前玄远驹的那些亲信呢,他们现在在何处?”
大个子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楞了一下。
是啊,那些前掌门的亲信呢?那些人统一的黑袍着装,平日里基本上不跟他们这些门派弟子有过丝毫交流,所有人对他们印象都不深刻,而自从玄远驹出事之后,那十几号人仿佛一夜之间都消失不见了……
两人沉默片刻后,便不在此事上纠结,一前一后走入山洞,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进去后,两人从墙壁之上各自取下一根包裹火油的火把点着,开始仔细打量这个山洞。
一番探查后发现,这个洞内空间极大,前后被分为大大小小五个区域,这应该是之前关押那些武林人士的。
只是如今山洞内空无一物,而且整个山洞都被人仔细收拾过,什么也没有留下。
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山洞内的石壁极为光滑平整,仿佛被细细打磨了一般。
当他们走到山洞最里面的时候,司空烬看出了异样。
山洞最里面的一堵墙与其他地方截然不同,仿佛是有无数块大石头堆砌而成,毫无规则。
司空烬气运掌心,瞬间发力,一掌轰在面前的一块巨石之上。
“嘭……”
一声闷响,整块巨石轰然碎裂,剩余的力量撞击在之后的巨石上传来的沉闷剩余告诉他,这堵墙至少有数十丈厚。
洞内两人相视一眼后默不作声。
看了那些江湖人士应该就是在这里被偷偷转移,至于到了哪里,是死是活已经无从知晓,看来线索就这么断了。
不过两人没有放弃,还是将洞内前前后后仔细的搜寻了一阵,不过结局还是跟之前一样,没有丝毫发现。
假如那些人不是从洞内被转移,那就只有洞口的那个悬崖了。
可是悬崖深不见底,难道他们会飞?又或者……是从悬崖上跳下去。
想到这,司空烬强忍着内心的不安,带着大个子来到悬崖边上。
两人小心翼翼的探着脑袋往下看。
只见山崖下方云遮雾绕,连只鸟都看不见,而且司空烬感受到,那云雾的深处有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
就是那股气息,让他体内碎今朝气机好像受到极大的挑衅一般,开始自发的汹涌澎湃呼之欲出。
而他整个人此刻也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牢牢吸住,无法动弹,最可怕的是,此时他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不断的朝悬崖边上挪去。
就在司空烬抵达悬崖边上,往前一步就要粉身碎骨之际,一只大手猛然间从他背后伸了过来,一把将他拽了回去。
就在此时那股吸力骤然增加,再次将司空烬和大个子牢牢吸住。
与此同时那深不可测的山崖之下一道道粗如碗口的血色红光自下而上喷涌而出。
那些血色光柱在距离司空烬数十丈外开始凝聚,道道红光交错纵横,宛如一座阵法,看的山崖边苦苦挣扎的两人惊惧无比。
就在下一刻,那座由血色光芒构成的阵法猛然间迸发出恐怖的赤色光芒,向司空烬席卷而来。
看着那一道道红光犹如一柄柄凝实的剑气,瞬间便来到司空烬身后。
千钧一发之际,司空烬身后轰然炸响,一道道金色符文从司空烬体内如兵家排兵布阵一般在他身后凝聚出一个小型阵法,与红色光芒对撞在一起。
恐怖的气浪不停的往外扩散,大个子瞬间便被这一股股气浪撞的倒飞出去七八丈,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司空烬仿佛被下了定身咒一般,被压的毫无还手之力。
而他身后的那道金色光幕也开始出现丝丝裂纹。
下一瞬间,金色光幕轰然碎裂,化为点点星辰。
剧烈的波动让赤色光芒出现一丝凝滞,但是仅仅片刻赤色光芒再次凝聚出一柄柄飞剑,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威压。
还不待司空烬回过神来,一柄柄赤色飞剑再次飞出。
呲呲呲,一道道血珠自司空烬体内喷涌而出,数十柄飞剑没入司空烬体内,但是没有冲破,而是消失不见。
赤红色飞剑后面链接的红光,此刻从司空烬身后链接到山谷之下,他整个人就像一个牵线木偶一般,身后连接着数十道光线。
此刻司空烬的意识早已在剧痛之下开始变得模模糊糊。
嘭,一声巨响,山谷之中的赤色大阵开始急速落下,连带着悬崖边的司空烬一同急速落下。
……
嘭……
一声闷响,有人从床上掉到地板的声音。
“嘶……疼。”,一个少年在破旧的屋内发出哀怨的声音。
少年忽然想起什么,连忙上下摸了个便,发现一起正常,原来……
江湖,只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