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第一百零五章 强悍的南宫烈

“Triblekill!三杀!”

随着裁判员一声欣喜之音回荡在王者峡谷之中,唐小异对南宫烈这个彪形大汉又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此时此刻,之所以唐小异正站在王者峡谷里,又之所以站在南宫烈身旁,目睹这个另类的虞姬完虐着对手,还接二连三的拿下双杀三杀的战果,就得从昨晚他们几人的邀约说起了。

昨晚唐小异同南宫烈几人算是相见如故,畅谈甚欢,并且约定一起去往落日学院,而南宫烈身上还肩负着此次出来学院所委派的任务,那就是为落日学院招揽新一届的学员,这两日正是南宫烈考察洛川城及其周围县城落日学院分院推举的学员。

区别于唐小异这种在旁人眼里直接看天赋看铭文等级的天骄,本身便备受各方势力的青睐。那更多的王者大陆上,略有资质的青年修者们,要想出人头地,无外乎有两条路可选。一是进入一些名校的初级分院进行深造,待到年满二十后按资质再往知名的学府推送,经由高等学府审核后录取。一旦踏入名校历学,这些修者那就如同鱼跃龙门,前途无量。

第二则是加入各个国家的军队成为一名军人,相对于前者而言,虽然这对修者天赋素质方面要求略为宽松,但却相当凶险,几乎以命相搏,前途命运都得靠鲜血骸骨铺出来。

而今时今日,此时此地,南宫烈就是在代表落日学院在演武祭坛内,对新一届的举荐生进行考核,唐小异他们对面的五人就是正被考核的对象。

“啧啧啧,今年洛川城推荐的新人真弱啊!你们再不拿些真本事出来,想办法击杀我方几次,你们今年怕是一个也别想被录取了!”南宫烈扯着嗓子对着对面喊道。

“我,我,我们怎么会是学长们的对手啊!这不公平!”

“是呀,这不公平!”

……

对面几人明显被南宫烈的一席话惊住了,他们个个家境都不好,寒窗多年,可不就盼着能进入名校改变命运吗,于是纷纷哀怨起来。

“行了行了,什么不公平?演武祭坛内大家实力都被压制的差不多一个水平。再说了,我身边这四个可是和你们一届的,也都是新人,怎么就不公平了!磨磨唧唧!速战速决!”南宫烈再次高声喊道,随即便朝对方阵地杀了上去。

“victory!胜利!”

在南宫烈的带领下,对面只是再坚持了半刻钟,还是在意料之中败北了。

“辣鸡,你说说,这些人怎么就这么不耐揍呢!还好有你呀,不然我这次出来的任务就完不成了。”演武祭坛外南宫烈无视对面一众失落的人,自顾自的对着唐小异感叹着。

一共二十来个少年,沮丧的聚在一块儿,静静的看着南宫烈,等待着属于他们的命运,此情此景让唐小异颇有种当年高考的感觉,这属于每个人的命运转折点,看了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优胜劣汰,要挣脱命运的束缚,还是只能看实力。

“好了,对你们的考核都结束了,结果让我很失望,王者大陆强者为尊,所以我没有什么安慰的话送给你们,那个,你留下,其余的可以离开了。”南宫烈指了指人群里的一个瘦弱的女孩道。

看着落寞的身影一个个背离远去,让作为看客的唐小异是一番唏嘘,他明白也许这些人一生便被注定,从此在这个广博的世界里碌碌无为,如草芥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南宫烈作为刚刚判定别人命运的始作俑者,却并没有唐小异这般的内心翻滚,询问起矗立在不远处,那个瘦弱的女孩来。

“我,我叫蓝可儿。”女孩也不该抬头,羞涩低声的应答着。

“行,给你半个时辰回家准备,准备好了,就来东城的福来客栈找我,我带你一同去落日学院。”南宫烈随意对女孩吩咐了几句。

“啊……就半个时辰啊……”听到南宫烈的话,女孩神色稍显慌乱。

“怎么了?”南宫烈反问道。

“没,没事……”女孩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便跑了出去。

唐小异一行人回到了客栈,一上午的考核对战,让几个人都有些亢奋,用过午膳便迫不及待的收拾起了行装,毕竟每个人心里都盼着早一点去到落日学院。

就在大家走出客栈准备出发之际,客栈门外一个瘦弱的女孩已经早早的侯在了那里,与她瘦弱身躯相匹配的,还有背后一个干瘪小巧的行囊。

而她旁边还有一个头发已经斑白的老妇人,以及一个更加瘦弱的孩童,三人正在客栈门前低语,眉目中尽是不舍。

“蓝可儿,准备好了吗?我们这就上路了。”南宫烈踱步上前询问起来。

“我……好了……婶婶您要保重啊,弟弟就靠您,可儿一定努力,将来让您和弟弟过上好日子。”蓝可儿回复了南宫烈,便转身朝身旁的老妇跪下身去,一边说一边磕着头。

“可儿啊,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放心去吧,你弟弟我会照顾好的!”妇人双眼浑浊,泪光闪闪。

“谢谢婶婶,锐儿乖,姐姐走了你一定要听婶婶的话。”蓝可儿起身又将孩童拥入了怀中,细声吩咐道。

“走?往哪里走?你都是本公子的人了,没我的应允,洛川城你是出不去了!”就在众人目睹这一场别离之际,人群外,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穿了进来。

几个奴仆狗仗人势的在那声后蹦了出来,将客栈外的街道上的蓝可儿几人围了起来,随后那声音的本主,骑着一匹凶悍的狼骑近到了众人视野里。

“肖坤财,你……”蓝可儿银牙紧咬,羞怒不已。

“你什么你,你赶紧跟我走吧,我保你和你的婶婶弟弟衣食无忧。”肖坤财全然无视身后唐小异和南宫烈一行人,嚣张的立在街道中间,往来的行人纷纷避而远之,想必此人已是恶名昭彰路人皆知。

“我若不跟你走呢?”想想平日里这个恶人就对自己百般纠缠,蓝可儿此时胸前不停起伏,已经是怒不可遏。

“哈哈哈,你若不跟我走,我就让你婶婶和弟弟在洛川城里待不下去。”肖坤财显然抓住了蓝可儿的软肋。

“你……”蓝可儿闻言竟无言以对,眼角微红。

“哎哟喂,你是城主吗?好大的口气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一旁的南宫烈插话了。

“咦?胖子滚一边去,没事别瞎管闲事,你看清楚,我可是你肖二爷!”

肖坤财在洛川城内,仗着自己是城主三姨太的亲外甥,经常作威作福鱼肉百姓,嚣张跋扈惯了所以一般城内的人对他算是个个识得。这不,他潇洒的驾着坐骑一回头瞅了瞅南宫烈,还妄图让其识得真神知难而退。

“我TM还是你大爷呢!”

南宫烈平素里有三大禁忌,第一讨厌别人叫他胖子;第二讨厌吃东西的时候被打扰;第三极度讨厌欺软怕硬的人。而此时的肖坤财显然撩拨到了南宫烈的两大禁忌,怒意沸腾青筋暴起,不二话轮起袖子三两步便来到了肖坤财面前,双手连坐骑带人,一并举了起来。

“轰!”

只见一人一兽就这样被当成玩物般,被南宫烈砸在了五米开外的街道上,一时间四周一片寂静,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都傻了眼。有人惊讶于南宫烈的怪力,连人带兽怕有个五百斤不止。也有人震惊,这个纨绔子弟竟然被人给撂倒了。

“哎哟!打,给我往死里打!”

率先打破安静局面的竟然还是肖坤财,他狼狈吃疼的吃地上爬了起来,捂着鲜血直流的头命令自己仆从向南宫烈出手。

可是肖坤财一行人里,修为最高的还是他自己,那几个爪牙,平时均是狐假虎威之流。怕欺负人欺负习惯了,都忘了各自的斤两,连肖坤财一个照面就能被干倒的对手,一杆人怎么招架的住。

唐小异在一侧目睹了整个过程,说来倒是喜感十足,感觉立在路中央的南宫烈竟有几分如自己家乡的国宝熊猫,而肖坤财手下貌似几只傻猴,被南宫烈厚实的双掌,一手一个,拍的整个人都似散了架。

就这样,一场看似多寡悬殊的蓝可儿和肖坤财的遭遇,在南宫烈的介入后画风一转,从霸道出场到狼狈不堪仅仅片刻。

“你!好大的胆子,我姑父是洛川城城主。你竟敢这样对我,我要弄死你。”肖坤财虽然看着自己和自己手下被眼前的人打的满地找牙,但是骄横嚣张习惯的他,仗着这是洛川城,依旧不把眼前的颓势放在眼里,并试图恐吓威胁南宫烈。

“呵,你要弄死我?我到要看看,今天谁先爬下。”南宫烈一边说一边玩味的看着肖坤财,脚下还没听着,一步步往对方面前迈去。

“你,你别过来,你打住!”肖坤财见自己的威胁并没有什么用,又见对方朝自己身边走来。胆边一阵恶寒,连忙往后败退,心虚的他随时准备跑路,妄图再去召集人手过来收拾这个胖子。

可是肖坤财打算的终究没能如意,就在他双脚抹油之际,南宫烈发难了,作为虞姬的他脚踏风步,轻松的落在了肖坤财身边,堵住了他溃逃的路线上。大手一拎,又把肖坤财抓了起来,砸回了刚刚他威胁蓝可儿的位置。

又是一片寂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南宫烈竟然如此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