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第九十八章 奇怪的夏娜

“哈哈哈,你说我是什么意思呢?露娜!你现在好像连黄金品阶都够不上吧!”米诺斯张狂的笑出了声来,身上的灵气也在这时散发了出来。

“难道你是想动手吗?听你意思莫不是想抹杀我?可是你有这个能耐吗?”不敢大意,夏娜开始戒备起来。

“以前的我肯定没有这个能耐,不过现在嘛,露娜你貌似弱到连自己的神器银霜剑都取不出来吧!我真的想试试亲手斩杀一位上位神的滋味!”米诺斯一改刚刚绅士般微笑的脸色,狡黠的凶光从眼中败露出来。

“哼!那你来试试吧,就怕你送了自己的性命!”夏娜展开了威势严阵以待。

哗!话毕,米诺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根长戟,银光乍现,他自己身上的灵气跟着不停的流转,杀伐之气席卷,看样子已经卯足了劲要取了夏娜的性命。

“哟哦,米诺斯,我们好久不见呀,你这只恶心的小怪兽什么时候都敢在上位神的面前放肆了?难道是啃食了你们主宰的心,胆儿肥了?”就在这时,夏娜一只眼眸幻为了红色,嘴中诡异的吐出了另一人的声音。

“你……你是谁?”即将发起攻击的米诺斯,被这个突如其来耳熟的声音僵在了原地,眼神恍惚不定,手里的长戟被他抓的咯咯作响。

“哈哈,我你都不认识啦?记得当年那场神魔交战中,你可被我的混沌火种吓的掉头就跑啊!怎么就不记得我了?”夏娜口中再次响起安琪拉的声音。

“你……怎么会是你!火神!你不是被混沌之力泯灭吗!怎么……”米诺斯眼里尽是忌惮和不解。

“呵呵,就连你这个中位神都能安然无恙,难道我安琪拉就不能平安渡过时空乱流?”嘲笑的看着米诺斯,夏娜那只红色的眼眸显得异常鬼魅和透亮。

“呵呵,以火神冕下您的实力当然能够顺利渡过时空乱流,在下只是没想到,您居然和月神冕下已经结成了同盟,你们的事我魔族就不参与了,那么在下现在就告辞!”

米诺斯虽然明明能感觉到,对方现在并没有能威胁到自己的实力,但是毕竟对面是两个上位神,若是只是个露娜,实力跌破到白银品阶,自己仗着黄金品阶的实力大可一试。可是加上个安琪拉就不敢贸贸然出手了,所以立马打消了刚刚嚣张的念头,转身准备溜之大吉。

“咦,走什么?我可是还想拿你当当我的坐骑呢!”安琪拉冲着背过身去将要离开的米诺斯喊道。

“等等!安琪拉,你不是有坐骑了吗,我看它还是留给我吧!”夏娜同样跟着开了口。

呼!

米诺斯听到耳后两人的话语,毛孔都炸了,哪敢再作逗留,用尽全力,化成一头黑色凶兽,猛的一跃扎进了公园里的草间,爪下生烟踏风而行,灰溜溜的逃命起来。

“切!没意思,还是和当年一样胆小,跑得倒是快!”安琪拉没趣的看着那个快速消失在视野里的黑影。

“好啦,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要是这只畜生玩命和我们拼起来,恐怕一时半会儿我们也讨不到好!”夏娜的声音响起。

“呀……居然还有一个,完了,好像在坐标那!快回去!”安琪拉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是突然感觉到了异样。

“居然还玩调虎离山!魔族到底想干嘛!”夏娜同样感觉到了另外一个魔族的气息,气愤的立马调头,锁定好唐小异的方向,快速奔了过去。

唐小异和牛亚男此时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夏娜接通电话,可连着拨打了两遍都无人接听,这让二人非常担忧,牛亚男已经打算报警了,唐小异则想冒险进入公园找找夏娜。

“你们……他没有把你们两个怎么样吧!”就在唐小异和牛亚男低头说着对策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了夏娜关切的声音。

“啊!小夏!你没事吧,我们刚刚碰到了一个变态,一直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担心死我们了。”牛亚男闻声立马上前拽住了夏娜的胳膊,心有余悸的说着。

“我没事……你们没事就好!”夏娜看着安然无恙的唐小异二人,感应着那两股魔族的气息远离消失,这才松了口气。

唐小异一直站在一旁,正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夏娜,早在夏娜声音响起的前一刻,分明能感受到了一股近似修者的灵气波动朝自己袭来,可当自己转身之际,那灵气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却是夏娜本人和她关切的问话。

现在的夏娜立在一边,在唐小异看来是说不出的奇怪,当然一时间也搞不明白心里的奇怪到底出自于哪,只是潜意识中眼前这个夏娜竟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见她平安无事,加上在牛亚男的提议下,三人便上了车,朝住处方向驶了去。

一路上三人都各怀心事,牛亚男虽说是被吓得够呛,但这时脑海里却一直浮想着唐某人刚刚的壮举。唐小异则是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实里会有修者,以及夏娜到来前的那股灵气之事。而夏娜则是一个人茫然的坐在座位上,低头不语。

“你说他们到底想干嘛?”夏娜识海里,两个神魂正在对交流着,这句问话出自安琪拉。

“我哪知道,估计是好奇我举动吧,找过来窥探窥探?”夏娜猜测道。

“我想没那么简单吧,如果只是来看看,干嘛要使这调虎离山,而且之前那畜生分明对你还起了杀心。”

“魔族和我们本就不和,生性多疑杀孽重,这并没有多奇怪,反正只要坐标没事就好。”

“是啊,只要坐标没事,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现在好像他们已经走远了,不过,他们居然暗中还有人能过来,魔族这些年私底下暗藏的实力,看来相当可观啊!”安琪拉若有所思。

“是啊,虽然另外一个魔族我们没能碰面,但是好像实力比起米诺斯要弱上一截,想必魔族能够过来的人不多,而且实力也不会太强,搞不好只是他们两个吧!”夏娜分析着。

“不管怎么样,经此一役,我们还是得想想怎么把实力提升提升,以防万一啊!”安琪拉建议道。

“实力我肯定想提升啊,可是母星的灵气这么薄弱,实力的提升和恢复谈何容易啊!”夏娜心生感慨。

“嗯,这倒也是,头疼啊,两个堂堂上位神,现在连黄金品阶的实力都没有,还真是够凄惨落魄的。哦对了,你刚刚有没有感应到,坐标身上好像有灵气波动?”

“不用感应了,他现在只是勉强能算作青铜品阶而已,还是刚入门的那种,这个我早就搞清楚了。”夏娜并不意外,淡淡对安琪拉说着。

“但是你就不奇怪,既然母星上现在的世人都还没有灵气这个概念,可坐标怎么就能步入修者门径呢?”安琪拉顺着夏娜的话继续问着。

“这个不必费心揣测啦,虽然现在母星上的人们还没有发现灵气和推演出系统的修行方法,但总有些人天资卓绝,偶然修得些浅薄修为倒是不足为奇。”夏娜不以为然的对安琪拉说着。

“行吧,我还是不和你再交流了,省的我耗费掉你的灵气,那有事再叫我吧!我沉睡去了。”

“好吧,但你现在别睡的太死,有事情还要你照应呢,毕竟我现在实力太薄弱了。”

“哈哈哈,高傲的月神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行了!我知道了!”

“哼,我不也是以大局为重吗?”

“知道啦,我懂的,不说了!”

……

“小夏,我有个问题!你刚刚好像说了,他没把我们怎么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看着一直低头不语的夏娜,唐小异突然想起了什么,侧身子好奇的发问道。

“啊?你刚刚说什么……”刚刚结束了在识海内和安琪拉的对话,夏娜显然没听清楚唐小异在耳边的问话。

“我说,你刚刚好像说了,他没把我们怎么吧,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唐小异重复道。

“哦……这个嘛……嗯……我是在远处看到的,有个人在追赶你们!嗯……就是这样的!”夏娜显然忘记了自己刚刚一时心急关切留下的口误,吞吞吐吐的辩解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唐小异还是有些困惑。

“嗯,是的,就是这样。”夏娜坚定道。

“小夏,我现在改道了,先去面前的超市,帮你买点你的私物好吗?”这时前排驾车的牛亚男发话了。

“好的,谢谢牛总!”夏娜见有机会打马虎眼,赶紧把话锋转到了牛亚男那,好避开唐小异的深究。

唐小异将信将疑的,心里纠结:虽然还是有很多细节解释不通,比如夏娜干嘛不接电话,来到自己二人跟前时的那股灵气,不好想那股灵气是从夏娜身上散发的。还有,如果如她所说她目睹了一切,作为一个女孩竟然能这样镇定?不过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听着耳边牛亚男和夏娜交谈,唐小异这时的心思和注意力又落回到了刚刚那个神秘的黑衣修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