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第六十三章 婚书和铭文

“云渊呀,这是作何?”

在众人的惊叹下,诸葛了凡若有所思的开口了。

“师叔祖,晚辈特意带来了皇爷爷拟的婚书和聘礼,前来向晨星缘小姐求亲!”宋云渊神色如常,恭敬有礼的向诸葛了凡呈上了一纸婚书。

片刻后。

“嗯,我已逝爱女与你母妃确有指腹为婚之约,可我孙女星缘尚幼,我看这婚事不如放在她历学之后,再作决定!当然,你们二人虽然有这口头上的婚约,但感情之事我还是以我宝贝孙女儿的意愿为准,你和星缘都当顺其自然,成了良缘固然好,若不成,也无用挂碍心间。你且先收回了这些聘礼吧!”

诸葛了凡当然事先是知道有这一桩婚事,可当宋帝亲书的婚书拿在手里,却让已经白发人送走过黑发人的诸葛了凡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看待晨星缘的婚事就如同看待自己宝贝女儿的婚事一样,重视却又不舍。

趁着晨星缘还没成年,也还没有历学,诸葛了凡还想多留她些时日伴在身边。如若嫁作他人,这宋蜀虽毗邻,但两国都有亿万里的疆界,这就如同相隔天涯,加上身份有别,怕今后很长时间里都难能相见了吧。

不过按王者大陆的风俗,现在商讨婚事确实有些过早,大陆上一般二十二岁才算成年,名门望族之流成年之后还要历学,历学则犹如地球上的大学,大多数人历学过后才会考虑婚嫁之事。故此,诸葛了凡才于理于私的这般说道。

“呀!……”听着自己外公当着这么多人,谈论这种事,晨星缘羞的双腮通红,赶忙埋下了头。

咔嚓!

唐小异被突如其来的这个事,听的是心里直泛酸,一不留神错加施力,竟然折断了手中的筷子。

“去你女马的婚约!”

唐小异心内大骂一句,不可言状的情绪起伏着,又侧目看向旁的晨星缘,此时只见星缘害羞的低着头,是笑非笑,自顾自的,不停的摆弄着腰间配饰上的流梳。

这种女儿家的作态,身为地球人的唐小异哪能不明白,晨星缘倒不是反对,只是害羞,从今天的打扮看来,怕早就知道了这个皇长孙的来意。心里暗叹道:“果然是才子佳人郎才女貌,对面这有权有势,长得又帅真是什么都好呀!我唐小异又算个什么玩意儿!”

一众人的狂欢,映衬着某个人的孤寂。酒宴还在继续,席间,从不饮酒的唐小异,平生第一次,豪气的牛饮着。举杯交错间那是来者不拒,任谁来到自己跟前都会以酒较量一番,可是越是猛灌狂喝,心里越是惦记着身边一整晚都羞羞答答不知所措的晨星缘。

“兄弟好酒量啊!还瞒着老哥我说不会喝酒,看来是隐藏的高手啊!”酒过三巡,厅内的一众都放开了,诸葛了然发现了这个酒量惊人的小老弟,于是主动出击,欲与之比拼。

“老哥,来!喝啊!哈哈哈!”鲁班当然不会哭泣,更没有复杂的多少表情,所以在场没人能看出唐小异的伤悲,拉着诸葛了然又满上了一大杯。

“哎哟,我认输了!兄弟是刀枪不入铁打的金刚之躯,老哥我只是肉体凡胎,实在是敌不过,我认输!”诸葛了然醉醺醺的败下了阵来。

王者大陆上的酒,纯、烈!还带着狂暴的灵气,凡俗人是不能牛饮的。强如诸葛了然这般,一时间都抵不住,摊倒在了酒桌上。唐小异虽说是机关生灵,但豪饮如此多的酒,灵气翻腾,神魂经络备受酒力的侵蚀和冲击,昏昏沉沉中,心却清醒的很。

“来啊!我就是个破机关傀儡,你们都喝不过吗?哎!MMP的!破机关!”又举起一壶酒迈步向厅内的对面而去。

“你是皇长孙是吧,我叫辣鸡,平头老百姓破傀儡一个,今日得见,想要与你干上几杯,如何?”唐小异步伐有些轻浮,眼神有些涣散的来到宋云渊跟前,举起酒杯喊道。

“师叔祖,晚辈不会饮酒,还望见谅!在下以茶代酒如何?”宋云渊起身,恭敬的答复着唐小异。

“叫你喝就喝,装什么装,我之前也不会喝的,一喝这不就会了!来来来!”看着这个起身高出自己大半个身位的人,唐小异哪能示弱,干脆跳上了酒桌,举着酒杯冲着宋云渊喊着。

“这……”宋云渊不知怎么回绝是好。

“师弟,小辈都说了不会喝酒,你就别灌他啦!”

诸葛了凡一晚上因为宋云渊的聘礼婚书,陷入了对晨星缘母亲,自己女儿的追思之中,猛然听见旁边有人大声喊话,这才反应过来,劝说着。

“那怎么行,一杯酒而已,能有什么问题,不给面子吗?”唐小异依旧不依不饶。

“师弟……”

“行吧,晚辈今天就舍命陪君子,那我先干为敬!咳咳咳!”耐不住唐小异,宋云渊也是个不善拒绝之人,干脆心一横,吞下了割喉的烈酒,呛出了声。

“哈哈哈!厉害!那我也干了!”

又是和一众人牛饮一番。终究,唐小异还是扛不住酒力,只能回到了座位上,痴痴的看着晨星缘。

“没事吧?辣鸡!干嘛喝这么多?”晨星缘缓过了神,看着说话都不利索的唐小异,关切起来。

“没……没事……高兴嘛!”

……

“好了,今天的晚宴想必大家都尽兴了。后日,我卧龙城边的镇魔塔神迹就要开启了。我要叮嘱你们几个晚辈,都把握好这次烙印天书铭文的机会,加油冲击高级铭文!时间不早了,大家散了吧!皇长孙殿下就暂住我府上吧!来人,安排皇长孙殿下去休息!”诸葛不凡叮嘱一番,看着不胜酒力已经趴在酒桌睡去的宋云渊更是摇了摇头。

唐小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晨星缘的闺房的,醉意袭来,不像常人有恶心作呕之感,也没头疼脑胀之症。只是那灵力一个劲的侵蚀着自己的神魂经络,昏沉中让唐小异苦不堪言。

昏昏沉沉,看着佳人陪在自己身边,关切的询问着什么,听不太清,唐小异自己只知道一个劲的道:“没事!我没事!……”

待到下人送来了醒酒的丹药,一口给喂下,酒力才慢慢消退,灵气也不再狂暴,唐小异神志逐渐清晰了起来。

“好点了吗?”

“恩,好多了!”

“下次别喝这么多酒了,看你很难受的样子。”

“嗯,好的。”

两人都直来直去,用亲密之人间才有的语气交流着。

“星缘,你觉得宋云渊怎么样?”

“你问这个干嘛,人嘛,还行吧。嘻嘻!”

“哦……忘了告诉你,我在我那方世界找到含有灵气的草药,我还吸收了呢!”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可以借此修行了!”

“星缘……我……我们……”

“嗯?什么?”

“没……没什么,那早点休息吧,我下了!”

唐小异咽下了搁在嘴边的话,落寞的走向熟悉的角落,也许只有在这个角落里,才是属于自己这个鲁班应该有的位置,可望却又不可及。

“没事吧!辣鸡?”

感受到唐小异的异常,晨星缘问道。

“没事,你早点谁哟!”

“嗯,你也是,还有,这两天平复下自己的心境,后天就是烙印天书铭文了,外公已经帮你找到了烙印凭证,你也有资格进入哟!”

“是吗?那谢谢了,我先下了。”此时什么事都在唐小异死水般的心里激不起一点涟漪。

“你……”

话没来得及说完,显然,唐小异已经不再动弹,晨星缘知道他已经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