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第三十八章 坠马扑街

“世子快跑!”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这个刚刚还不可一世调戏心正盛的刘建兴是手足无措,要是没有一旁亚瑟的提醒,怕是要多承受几下唐小异大招“恩宠”。

“是哪个大胆小贼,竟敢暗算本世子!”策马掉头狼狈挪动开的刘建兴还不忘猖狂叫嚣一句。

“MMP!当然是你爷爷打的你个龟孙子啦!”唐小异带着刚刚晨星缘被调戏的愤怒,大骂一句。

同时手里机枪不停扫射着还在自己大招里的关羽、亚瑟二人,一边扫射一边走走位,一直保持着最远距离输出,见二人马上就要逃离自己的大招,立马又掏出了个河豚手雷朝二人头上扔去。

刘建兴因为一时疏忽吃了个大亏,一边躲闪一边喊话中路和打野的仆从前来支援。可是脚下因为大乔的决断之桥沉默而减速,马蹄仿佛深陷泥沼,步履维艰,而头上还有鲁班大师的大招不停的侵袭,步伐稍有迟疑就会中招,且那草丛中还不停的朝自己射击,如此这般的几面受袭,刘建兴已经掉去了一半的血量。

唐小异河豚炸弹刚一扔出,对方亚瑟也是反应及时,已经开启了一技能“誓约之盾”加速向草丛里冲锋而来。唐小异吃痛第一时间被沉默,亚瑟马上接出二技能“回旋打击”,跟着唐小异穷追不舍。幸运的是,亚瑟因为袒护献媚自己的主子,让关羽独吞了下路几波兵线,从而现在还没有四级。不然现在再接上一个大招“圣剑裁决”唐小异血量就危险了。

“星缘,漩涡之门!你们速传!”溃逃时的唐小异吼道。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不过一个照面的事情,唐小异面对对面凶猛的亚瑟,只能是暂避锋芒,踱着小碎步朝草丛深处跑去。前面刚刚跃出了一堆草丛,又疾步窜进另一堆草丛,而刚刚进入另一堆草丛的唐小异立马停止了奔逃的步伐,因为他早在刚刚就计划好了一切,现在不过是留步等待时机想要卡个视角。

所谓卡视角不过是《王者荣耀》游戏里司空见惯的操作,但是在王者大陆上的演武祭坛里唐小异还没有尝试过。故而刚刚一直在草丛里预谋犹豫着,谁知道这个关羽居然触动了唐小异的倒刺逆鳞,调戏晨星缘!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提前发难。

亚瑟在鲁班大师身后玩命的追,急于杀掉此人在自己主子面前邀功,所以注意力全部倾注在前面的小短腿上,而完全忽略了草丛中的间隙,而另一端的唐小异却密切关注着视野里草丛中的空白处。

有种距离叫作近在咫尺,唐小异算准时间,和亚瑟隔着杂草面对面擦肩而过,迅速越过间隙折返回刚刚的第一堆草丛里,这一错身之后两人却真是咫尺天涯南辕北辙。亚瑟错觉的认为对手消失于前方,故而继续朝前追去。

可现在的唐小异却回到了关羽旁边的草丛里,举起了小炮,朝着刚刚摆脱“泥泽”的关羽就是一发无敌鲨嘴炮。

“哎哟!咦?……”刘建兴刚憋见自己一方的亚瑟穷追着暗算自己的鲁班而去,可万万没想到,才片刻间,自己又遭遇到了袭击。

“快!给我杀了他!”刘建兴气急败坏。

策马欲追,可是却没有蓄好冲锋,速度依然不快,强忍着鲁班的射击也要上去一泄心头之恨。而这时的亚瑟听到了主子的叫唤,一脸懵逼的顿了一顿,晃过神来,才发现怎么自己朝前追击的人,何时又出现在了身后专注的痛殴着自己的主人?

虽然刘建兴在大招“刀锋铁骑”冷却时间结束之际立马使上,朝草丛里边加速冲锋,虽然就离那该死的鲁班就只差两步,虽然他确信一技能“单刀赴会”肯定能在释放瞬间灭杀掉那个血量不多的“卑鄙”小人,但那些都只是虽然,就在这么多虽然过后,夹杂着晨星缘的普攻,一发子弹掠过,正正命中自己的眉心,暴击!关羽刘建兴坠马扑街!

“世子!”

“哇呀呀!小贼拿命来!”

“截住他!”

……

看着自己的主子当着自己面儿坠马“殒命”,唐小异身后的亚瑟惊的脸色发白,刚刚赶到下路的兰陵王面色那叫一个铁青,疾驰而下的中路孙尚香还将将赶到龙池附近,脸当然就看不见了……好吧!想必也是难看的很。

兰陵王、亚瑟暴怒,朝着唐小异猛追,唐小异哪有迟疑,关羽一扑街就撒丫子往自己一方防御塔方向狂奔。而晨星缘的大招“漩涡之门”早在亚瑟追击唐小异不久就已经释放开来。

眼看就要追不上前方的鲁班大师傀儡了,可让兰陵王、亚瑟意外的是前面那位小短腿居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而自己身后竟犹如“神助”般被一股力道退向了目标!

立在唐小异面前眩晕的两个人,片刻后醒转过来,才发现身后的竟出现了一个张飞化身庞然巨物正快速奔来,紧随其后的还有踏着“时空穿梭”的诸葛亮和放着“惊龙之雷”跃身而来的赵云。

两人知道这下被合围是凶多吉少,都很果决,心想都是先报了主公的仇怨再说,举起手中的利器剑刃往前方三五米处的鲁班大师再次发动了进攻。

唐小异现在是最淡定的,因为他早已经站在了晨星缘大乔的“宿命之海”中,朝着兰陵王、亚瑟颔首微微一笑,随后抛出了一个东西,一道漂亮的曲线划过,似乎是对二人的临别赠礼。

“嘿嘿!接好哟!拜拜了两位!”唐小异怪笑一声,消失在了原地,被“宿命之海”传送了回泉水。

“啊?……哎哟!”愣头愣脑的亚瑟先是疑惑一声,随后被拍打在脸上的河豚手雷炸的生疼。爆炸随后还波及到了一旁的兰陵王。

临到跟前的兰陵王、亚瑟二人被这一击命中,眩晕中又被后面赶到的诸葛不凡三人围的是恰到好处,前有防御塔和大乔,后有三个猛人,在劫难逃,不多时两个忠心耿耿的仆从便交代在了唐小异一方的下路防御塔前。而前脚刚到下路的孙尚香,见势不妙,一个“翻滚”又逃回了中路去。

“可恶!我要宰了你们!”泉水中的刘建兴朝着公共喊话中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小子!别以为你穿戴一身原谅色,你爷爷我就会原谅你!”杀了一次关羽的唐小异显然不解恨,扯着嗓子喊了回去。

“好!……你!……等着!”

“哎哟喂!笑死个人!呵呵!等着?手下败将,小心一不留神又扑街哟,别人摔一跤爬起来无所谓,你可是从马上坠下,狗吃屎脸着地啊!”论逞口舌之快这大陆上怕是还没有几个人能胜得过自己的某人如是觉得。

“你……好你个混账东西,你等着!”

“哦!略略略!”

唐小异心中还有些余气未减,被这关羽一激,倒是心生必须玩虐对方的冲动。刚刚一个击杀加上两个助攻,再算上在下路的几波兵线和之前的装备,自己的金币已经够的上在泉水里补上一把末世和一双影忍之足了。唐小异装备在身,举枪扛炮,一溜烟朝着红BUFF再次袭去。

顺利的击杀掉再次刷新的红BUFF,又顺着野区跨过河道,悄无声息的蹲在了对面的蓝BUFF边上的草丛间。目光流转,小脑袋瓜子转个不停,推演着即将发生的“惨案”里,被害人有多少种狗急跳墙的应对。

“辣鸡,你在干嘛呢?”晨星缘见唐小异并不是回下路,继续推进发育,却只身闯入对面野区,故而关切的问道。

“我要杀那个关羽泄愤!”

“那要我帮你吗?”原本想劝阻,可一听要杀关羽,晨星缘这个平日里温和的佳人,也是眉头一皱,毕竟刚刚被此人言语轻薄,也想报复回去。

“不用啦,人多会被察觉,你还是在下路带带线吧!我一个人就行,我位置好,还有闪现没事的!”唐小异柔声道。

“行,一会我随时支援你!”

“好的!”

耐心的草里蹲,让很多时候看来傻傻的“守株待兔”,却在《王者荣耀》中大放光彩,演变成了杀人越货,夺命泄愤的必备手段。试问有哪一个萌新没有误入草间撞见过几个面带YIN笑的壮汉?

等待猎物的时间不管再短暂,对于狩猎人来说都是漫长的。从关羽嚣张跋扈的心性唐小异推断,这人定会在复活后第一时间来下路生事报复,而关羽的被动又特别适合穿行这片野区,然后转道下路河道草丛进行偷袭。

果不其然,不多时唐小异视野尽头,一个“英姿飒爽威武霸气”的绿衣绿帽公子正策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