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第二十九章 愿赌服输

这一次击杀惊呆了场内场外所有人。

唐小异则算是捡到了个人头,最后一击毙掉了曹蔚安,虽然击杀掉一个人,但是内心却还是惊叹于银豆儿的技能和反应速度。貌似一切都出自于银豆儿本能的反应,所有的操作走位都是那么的自然。

“辣鸡!我厉害不?变态不?哈哈哈!”银豆儿见来人已经倒地化作亡魂,转身看着唐小异开心的笑着。

“厉害哦!但豆儿,以后不要说自己变态了!”唐小异是夸赞又纠正道。

“为什么呢?”银豆儿不解的问道。

“额......这个嘛,我们要谦虚,说自己厉害就可以了!”唐小异一时半会对一个半大的孩子也解释不清楚,干脆直截了当带过了。

“好吧!嘻嘻!要谦虚,我懂了!”银豆儿属实单纯的答应了。

唐小异和银豆儿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清着兵线,当悲催的曹蔚安再次出现在下路时,他身边竟然多了个仆从后裔。想必是被刚刚一击弄怕了,这些王公贵族的玻璃心和欺软怕硬也是能理解的。

随着又一个幻卫小兵被唐小异点倒,两个外形萌可爱的人儿便来到了二级。仿佛比自己学技能还重要,唐小异连忙问道银豆儿二级的新技能是什么,可回应唐小异的却是一堆出自奶声奶气银豆儿的咿咿呀呀和幼稚可爱比划的圈圈叉叉。

“是不识字吗?”唐小异瞬间搞明白了。

“那你放一个技能给我看看吧!”唐小异好奇的对银豆儿要求道。

“嗯嗯嗯!好哒!”银豆儿则是点了点头,跃跃欲试。

对面下路的曹操和后裔,这次明显老实了很多,很克制的补着兵线,不敢再冒失。除了偶尔被唐小异猥琐的补几枪,总体来说还算能接受够应付。

“哎哟!”

就在曹蔚安觉得大家相安无事的发育时,一个脸盆大的魔法球直接砸在了自己脸上,随后伴随着杀猪般惨叫和一声巨响,魔法球在其脸上炸了开来!暴击!一下子带走了曹蔚安三分之一血。

“我去!元气弹!”

唐小异更加震惊了,不仅仅是大技能,还是法系高级技能,银豆儿也太可怕了吧。

“至尊辣鸡在上,你怎么这么变态啊!”曹蔚安难以置信的对着银豆儿吼道。

“哎哟!啊?......卑鄙!”话音刚落,曹蔚安又被唐小异从侧面草丛里射出的一发无敌鲨嘴炮命中。

“要谦虚!我是厉害!不要夸我变态嗷!”银豆儿一本正经的抬起头对着曹蔚安苦口婆心的教育着。

“你?......啊!”曹蔚安心里还有几个字没有吐出,那便是你什么时候到跟前的!

被唐小异他们搞的两次恍神,竟然没发现银豆儿这个小不点已经屁颠屁颠毫无察觉的奔向了自己,近在咫尺,幸好没有攻击自己。

“好的好的!你厉害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见银豆儿如恶灵般,曹蔚安被这两次是打的血量只剩一半不到,赶紧撂下话跑人。

“等等,别走!”银豆儿赶忙跟着曹蔚安追了上去。

“豆儿小心!”唐小异看银豆儿追击着曹蔚安,关切的提醒道,自己也全速狂奔跟了上去。

对方的后裔反应还算是快,连忙赶上支援,护主心切还不忘射击穷追不舍银豆儿,视乎要想逼退这个天使般外表的恐怖家伙。可银豆儿是出奇的皮糙肉厚,跟着追了好一会儿就挨打了好一会儿,血量才少了四分之一。

“辣鸡快点哟,我可以绑住他了!”银豆儿奶气十足兴奋的提醒着身后的唐小异。

“你一技能冷却好了吗?”

“嗯嗯嗯!马上嗷!”

眼看前方不远就是自己防御塔的范围了,曹蔚安如释重负,终于要逃出生天了,一旁忠心护主的后裔见状也是松了口气,刚刚清兵和射击这个女娃让自己的蓝条早已经空空如也了。

“哇!变态!变态!变态!”就离自己的防御塔射击范围不过三五米的距离,曹蔚安委屈悲愤的叫着。

“要谦虚!夸我厉害就好了嗷!”银豆儿一边说一边双锤不停的捶打着这个被自己栓的牢牢之人。

唐小异在曹蔚安被困的瞬间,也赶到了,于是乎能放的技能统统都释放在了这个上午嚣张跋扈的二世祖身上。

“曹操曹蔚安被击杀!”峡谷中裁判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

“曹兄你要稳住啊!不然我爹怕是要关我半个月禁闭哟!”

“是啊,我可也是赌了五百上等灵玉的!”

一时间,这次击杀再次引起了震动,开局还没多久,下路两个看似最弱的小不点,竟然把另一边高高在上的黄金品阶修者打的如此狼狈不堪,比试前万万不被看好的两个小家伙,让某些已经觉得铁板订钉的赌约结果,变得飘摇不定起来。

“辣鸡!我厉害吧!哈哈。”银豆儿看解决掉了曹蔚安,便撤了回来,一边搓着回城术,一边和唐小异说着。

“厉害啊!豆儿!”唐小异发自内心的赞道。

心想这么小的年轻,不仅天赋异禀,难能可贵的是她还能知进退有大局观,刚刚就是趁着曹蔚安的一时大意,近了对方的身,一路追击,那是看着自己的技能冷却快结束了,有必下一城的把握!而击杀之后,更不耽误,没打一旁后裔的主意,而是自觉的退回补给去了。

这场比试因为有了唐小异和银豆儿两匹黑马,气氛格外紧张起来。对面的三人甚至爆发出了各自应有的全部黄金品阶实力,实打实的认真应对起来。

互相试探,互相推线带兵,就这样整个比试在后来的半个时辰中变成了拉锯战。见识到厉害,唐小异他们下路,再也没了冒失鬼来招惹这两人外表和实力全然不相匹配的家伙。

清兵发育,唐小异和银豆儿都双双十级了。期间银豆儿还打出了让唐小异羡慕不已的三技能,张飞高等秘技狂兽血性,而被动技能则是变态的钟无艳石化,这让造型颇有钟无艳特色的银豆儿,成了名副其实的大锤KING。

遥想若干年后,银豆儿能不能进化成所向睥睨的大奶锤,那就不为人知了,当然这仅仅是某人一厢情愿的YY浮想,双锤加**那真是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乐,信可乐也。

当下路塔被唐小异二人磨倒后,这场比试正式进入了团战模式。十个人不一会儿就交替着爆发一次团战,或三五人,或五六人,但是十人个在一起的大团战,因为银豆儿和唐小异的存在往往打不起来,毕竟控制太多,输出又高,还都是爆力输出。一交战就是鲁班开大,安琪拉开大,银豆儿开三个大!然后辅以大乔的沉默,最后帅气的阿珂再进场一收割,对面肯本没法打,所以李浩然他们只能想法分而击之,全体的团战能不战就不战,怕一不留神灭了团,一波败北。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对面的防御塔只剩下,上路高地塔一根独苗。李浩然等三人是面色苍白,被打的个个都丧失了战斗的意志,他们从小出生非凡,一路顺风顺水,演武祭坛内的比试不是没落败过,但打的如此窝火还是头一遭。

就说李浩然自己,对面阿珂和鲁班简直就是无耻二人组,从半个时辰前起到现在,野区李浩然这个李白就再也没能见到过一只活的野怪,要是有,那也只有主宰和暴君这两个大只的,每每路过河道之际,只能看在眼里,心里却只能掂量掂量作罢!原因无他,根本没野怪发育,被压制的没钱没装备没等级,还怎么单挑这两个大块头?

“怎么办?李兄!”孙哲焦急的问道。

“是啊!怎么办呢?”曹蔚安同样没了主见。

“哎!还能怎么办!怕是要输了!”李浩然也是被打的颓废无比。

果不其然,一刻钟后,最后的团战在对面水晶前爆发了。银豆儿这时候装备也好了,等级还压制别人两三级,一个人开启了狂兽血性,小小的身段涨大了好几圈,猛的冲进了对面水晶,皮糙肉厚抗着水晶的攻击在里面挥舞这巨锤,唐小异等其他人也没有闲着这,各种技能齐齐释放支援。

片刻后,对面五人再也招架不住以银豆儿为首变态猛烈的攻击,纷纷倒地。这时候硬抗水晶攻击的五人才撤了出来,待到又一波幻卫兵线进入了水晶,五个人便开心的点爆了对方水晶。比试赢的还算轻松,蹂躏了上午三个无事生非的二世祖,唐小异一众内心那叫一阵痛快。

“哈哈哈!后生可畏啊!这几个小家伙真有意思!”帝师在场外看完全场比试,不禁大嘉赞赏。

“嘿嘿,确实不错!”曹同尴尬的响应着。

“那个辣鸡倒是有点意思,难怪你......”宁院长在帝师边上轻轻的开口言道。

“好啦,你知道的!”帝师侧过头回应道。

不多时,刚刚演武祭坛内的十个人纷纷来到了场外的观战台上,对着帝师等人行完礼,分立两侧,准备聆听帝师的点评和指教。

“爹!”孙哲眼里无尽的屈辱唤了自己父亲一声。

“没事,这个比试输的也不冤枉,你还要好好磨练啊!”孙缪无奈的安慰道。

“父王,那个小丫头是什么职业,我简直不是她对手!”曹蔚安也是泄了气询问着。

“是个兼修,而且是铂金品阶大圆满修者!”曹同郁闷的答道。

“啊?这么小......”曹蔚安吃惊不已,话还没说完。

“哈哈!愿赌服输!钱拿来!不!灵玉拿来!”唐小异刚刚屁股落在凳子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反弹了起来,对着众人扯着嗓子怪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