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王者荣耀之逆转时空 第二十五章 风暴将至

“侄女,我能吃块八宝幻芽糕吗?”刘莹羽也落座下来,嘴里虽在征求同意,可手上却没停下来,自觉的拿起一块糕点就吃了起来。

“你!放着!”唐小异还在感慨中,却见刘莹羽这般不要脸的虎口夺食。

“吃都吃了,难道吐出来!你恶心不恶心!小不小气!”刘莹羽见唐小异吃瘪,心里面那叫一个爽。

“对了!侄女,我本来这几天要去丞相府拜访的,可有事没能成行,不然我们姑侄俩早就相认了!”打定主意要气唐小异的刘莹羽,一边美滋滋的咀嚼着食物一边和晨星缘套起话来,全然无视唐小异。

“好的呀,姑姑,那改日一定来府上做客哟!”晨星缘见事已至此,且长幼有序,还是一如既往温柔的回复着。

“柔妈妈,这个是我刚刚交的朋友,辣鸡!”银豆儿在陆柔怀里,伸手指着唐小异说道。

“哦?呵呵,这个是你的朋友呀!”陆柔好奇的问着银豆儿。

“嗯!”银豆儿高兴的点着头。

“哟,那你得管我叫阿姨啦!既然你是我家豆儿的朋友。哈哈!”陆柔饶有兴致的看向唐小异,脸上别提多高兴了。

“咳咳咳!”被食物呛了嗓,唐小异看向银豆儿和陆柔说不出的尴尬,肠子都悔青了,交个毛线的朋友,交一送一,还送个大的,阿姨!?

就这样,四人加一机关傀儡,前一刻还八竿子打不着的一帮人,现在都攀上了亲戚,最无奈莫过于唐小异和晨星缘,来这里不过为吃点美味,却认了两个长辈,只能赔笑尬聊着。

“要不,你和银豆儿订个娃娃亲吧!”陆柔戏谑道。

“我看行!”刘莹羽复议道。

“娃娃亲!娃娃亲!”银豆儿不谙世事的跟着起哄。

......

龙祥客栈深院,一处隐秘的阁楼里,十数人端坐其中,个个都神情严肃又是期待,似乎都在等待某个尊贵客人的到来。而这十几位,从面色神情到穿着打扮,无处不显示着高贵的身份和气势。

不多时,门开。

“诸位,帝师、宁院长到了!”一个仆从声音高喊道。

“帝师、宁院长!”屋内所有人立马起立恭迎,抱拳施礼。

“坐吧,让你们久等了!”帝师同宁婆婆坐在了厅内主位上,对起身的人吩咐道。

“了凡小子,你来给老夫和宁院长介绍下!”帝师微微一笑,示下道。

“是,尊师!”一个中年模样男子站了起来。

只见,这人羽扇纶巾气度不凡,蜀相诸葛了凡是也。他先是对堂上落座的帝师和宁院长毕恭毕敬,鞠了一躬,又转过身来,面对其余人,熟络的报出来历和名头。

“这位是吴国的大都督,孙缪!”诸葛了凡介绍着。

“帝师、宁院长!诸位!”孙缪起身对堂上的帝师二人和屋内的余众施礼道。

“这位乃是宋国的右相,袁启!”诸葛了凡接着介绍。

“帝师、宁院长!诸位!”同样起身施礼。

“这位是魏国七王爷,曹同!”

“帝师、宁院长!诸位!”

“这位是唐国荣国公,李林宇!”

......

“这位是玄机学院的副院长,宇文勤!”诸葛了凡介绍完最后一位,又是向堂上两位长辈鞠一躬,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后生末学拜见易院长,宁院长!现任玄机学院叶院长还让晚辈带话易院长,希望您得空时能回玄机学院做客!”宇文勤是所有人中独一个称呼帝师为院长的人,言毕也坐了回去。

“好!好!好!在座都是我王者大陆人族的脊梁,各国的肱骨。”帝师一边听着诸葛了凡的介绍,一边用那慈祥睿智的目光和神识查探着屋内人的修为。显然这些各国重要人物的相修为,让帝师是颇为满意。

“嗯,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帝师旁边的宁院长同样也发自内心赞叹道。

“那客道话就不多说了,老夫直接点!数月前我就借十年一次镇魔塔烙印天书铭文的机会,秘告各国各势力,除了携带各自天骄来蜀烙印铭文,亦务必秘密委派各自可信强者巨擘一同赴会。原因是今天老夫有一件大事要告知各位!兹事体大,如若各方势力不能精诚团结妥善处理,恐酿成我人族之大祸!”帝师一改平日里的慈眉善目,屋内都回荡着他严肃的字句。说完,又扭头看向宁院长,视乎在征询意见。

此言一出,屋内便炸开了锅,下面各个都心有余悸,更是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在此的每个人都是何等人物?皆是见惯大世面的巨擘,可被帝师这样一说,也都人人自危,足可见帝师话语的分量!

“还是你来讲吧!毕竟是你那边先发现的!”帝师还是让宁院长把引发屋内人嘈杂之事的原由道出。

“大家安静!”宁院长提高声调对着一众人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月,我法神学院一位老师带着几个学生出去历练,地点是宋国和蜀国交接处的魇魔荒林,在荒林深处靠近盘龙山脉的地方,师生们竟意外发现了一个未完工的大型传送阵,而传送阵旁边还有一条隧道,这隧道之长,蔓延数百里,本着好奇心的趋势那几个师生花费数日穿越了那条隧道,让人震惊的是,隧道的出口竟然是在南蛮境内。换句话说隧道竟然凿穿了坚实的盘龙山脉!而那位老师意识到这件事影响甚大,便命他的学生先回学院复命,自己独自前往南蛮内部查探,又是经过十余天的深入,那个老师终于潜入了南蛮魔人的一个主城里。而且他还在主城里面发现了魔族!而且是很多魔族!”讲到此处宁院长停顿了下来。

“啊!魔族。”

“怎么会有魔族呢?”

“魔族不是早退回了无尽海上的巢穴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南蛮魔人的主城里面?”

“莫非那隧道是魔族挖掘的?”

“恐怕也只有魔族了,南蛮魔人肯定没有这般实力!”

......

屋内的大人物们,听了宁院长的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都交头接耳纷纷议论着。

“请诸位安静!”帝师提醒道。

“正在我院那位老师在魔人主城打探之际,却不料被人发现,此事甚至惊动了魔族,派出了高手一路追杀。还好那位老师反应快,及时的逃脱了,在逃跑经过隧道时,则将隧道部分路段毁掉,堵住了追兵。而后又将我们人族这边位于魇魔荒林的传送阵摧毁了!”宁院长说罢又让帝师接着补充。

“后面的事还是我来给大家说吧!这个事件之后,宁院长找到老夫商议过,开始我们倒并不在意,毕竟隧道被毁,隧道短时间内肯定不能被再度开通,更何况法神学院已经设立了结界和派出了人手密切观察魇魔荒林传送阵一带的动向。”帝师一脸严肃。

“原本以为此事就此揭过,谁曾想就在这不久后,魏国竟然抓获一个南蛮奸细,通过搜魂,知道他就是通过魇魔荒林中的隧道潜入人类世界的,而且是在二十年前!”说到这里屋内人都惊诧不已。

“什么!”

“二十年!”

“南蛮不都是魔族和人族的后裔吗?”

“对啊!身形样貌和我们人类应该有很大差别!二十年都没发现?”

......

屋内所有人都细思极恐,又是一阵嘈杂。

“好了,听帝师继续说吧!”宁院长发声。

“据查之所以没有被发现,是因为南蛮的魔人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开始勾连魔族,魔族也利用南蛮魔人有人类血统的特质,将魔族中夜魔一族成长过程中褪去的魔皮,炼制成了新皮肤给南蛮魔人,穿戴这魔皮幻化后从外观上看南蛮魔人就和人类一样了。并且和魔族不同的是,他们身上没有魔气!所以如若不是魏国的意外,我们万不能发现!”帝师首先解开了大家的疑惑。

“哎!只可惜抓捕的那个魔人奸细只是负责传递情报的一个小喽啰,并且他们传递情报都是通过特殊的手段,我们无法顺藤摸瓜,将这个情报网挖出,除了知道从二十年以前魔族的阴谋就开始实施,我们没有更多的收获。”帝师惋惜道。

“所以,我和帝师推断,这个事情可能牵连甚广!二十年的时间足够魔族在人类中构建一个庞大情报网,而且混迹在各国,只是这样还不算,我们之前断绝了魔族的通道,加上又抓获了奸细,两件事时间挨的太紧。怕魔族有所觉察,要么收敛隐忍,更怕魔族会有密谋已久更大的阴谋,因为怕败露将被迫提前实施!”宁院长意味深长的说着。

“对啊!”

“我也觉得魔族会有更大的阴谋怕是被这一惊,狗急跳墙就麻烦了!”

“那我们如何应对呢?”

“还望帝师指教!”

“是啊!还望帝师指教!”

其他人被这一说,也是诚惶诚恐,一致看向帝师,希望这位智者能够为人类应对魔族指点迷津。

“这就是老夫叫大家来的目的,此时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也为掩人耳目,不敢把这个事宣扬开来。故此借镇魔塔一事,让各位代表一方势力的强者来此商议。”帝师语重心长的说着。

......

屋内每个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在帝师和宁院长的引领下,集思广益。一个时辰后,大家最终敲定了结果和具体方案。

“风暴将至!人类未来数十载亦或是数百年的安宁兴旺,就拜托在座的诸位了!”帝师和宁院长交代完大家,嘱咐一句便和宁院长在大家的恭送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