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第一序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第一序列: 1242、西北军人


三山防线。
庆氏部队在人工智能精准指挥的攻击下,开始节节败退。
庆氏的士兵是有荣誉感的,他们从未打过如此憋屈的战争。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眼里,而他们却始终无法摸清敌人的动向。
明明庆氏的阵地上有山倾这样的金属风暴,还有各种口径的火炮,但他们偏偏拿敌人没有任何办法。
对方步步为营的推进着,不给庆氏部队一丝机会。
第一集团军在弃守171阵地时,在阵地上埋设了大量的炸药,想要引诱人工智能占领那里,然后利用提前埋好的炸药给人工智能控制的部队造成重创。
然而待到他们撤离之后,人工智能的部队并没有大举占领171阵地,而是仅仅派了一个人去拆除了所有的炸药。
对方知道每一个埋设炸药的位置,并且极其精通拆弹。
后来,庆氏部队又在对方必经之处布下雷区,想要以此来阻挡人工智能前进的脚步。
雷区是战争中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地雷并不昂贵,甚至相比火炮来说还有些廉价。
这种高爆属性的地雷布成巨大的雷区,若是人类部队怕是要被拖延数月之久。
毕竟地雷要是没排除,往前走就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令庆氏部队惊讶的地方在于,人工智能部队甚至都没有排雷,便直接通过了雷区!
当那些被人工智能控制的士兵通过雷区时,对方似乎提前知道哪里布置了地雷,然后提前便躲开了。
负责远距离侦查的士兵发现,有些敌军其实是在将要踩到地雷的前一秒才突然转向。
这种操作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如果仅仅一人能避开地雷也就算了,对方却是所有人都无视了地雷的存在。
如果说能够发现地雷并没有什么,但对方知道哪里有地雷,却绝不浪费时间去排雷,这就足以让人心生震撼了。
对于人工智能的军队来说,那些已知的地雷就像是一个个已经被标注出来的坐标,所有作战单位在经过这些坐标的时候,都会自动避开。
就像是一段完美的程序。
面对这样的敌人,你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它。
庆氏部队所能做的,就是用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来填补自己防线上的漏洞。
然而每次填补上,都会被敌军无情的重新撕裂。
庆毅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努力,却只能是徒劳。
不过庆毅觉得很尽兴,虽然自己将要被敌人打败,但是在失败之前见识过真正的战争,似乎也不虚此行了。
他从小学军事知识,每次看到资料记载上的那些著名战争,都会心驰神往。
庆毅就像是用一生,去追求一个道理的人,如今这道理他见过了,明白了,也就知足了。
三山防线有三山,而如今已沦陷两座。
庆毅站在仅剩的防御阵地指挥部里默默复盘着,一旁的心腹低声道:“长官,按照庆缜长官的计划,您该离开了。”
庆毅看了心腹一眼:“我不能离开。”
心腹说道:“长官,您已经做得够多了,也尽力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请您随庆缜长官一同撤退去西北。”
庆氏部队的士兵们并不知道,其实这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连庆缜、罗岚、庆毅都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这场战争的意义,就是让零击败庆氏,或者让零以为自己击败了庆氏。
知道撤退计划的人很少,心腹是其中之一。
庆毅看着对方认真的模样笑了笑说道:“两支甲类集团军,一支乙类集团军都将葬身于此,我作为最高指挥官怎么能前一秒指挥着大家抛头颅洒热血,下一秒就撤退呢?”
来三山防线以前,庆缜交代他必须按计划撤退,庆毅满口答应下来了,但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走。
庆缜的意思他很清楚,可是庆毅能走吗?他要走了,这三山上的庆氏将士亡魂恐怕都会失望吧。
庆毅答应庆缜,不过是怕庆缜不放他来前线罢了。
庆毅对心腹笑道:“你给我二哥说一声吧,我不回去了,这里便是我的归宿。”
恍惚间,当庆毅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少年的时光里,一样的满怀憧憬,满怀热血。
他跟随舅舅进了银杏山后面的军营里,直到有一天看见另外两个少年。
然后开启了一段没有遗憾的人生。
就像秋季的银杏山一样,满山遍野都是金黄的树叶,光辉而又灿烂。
……
荒野上,一架蒸汽列车正自北向南疾驰而去。
而银杏山上,庆缜坐在黑湖之上静静的沉思着。
半山腰的山庄里没有其他人了,所以罗岚承担起了做饭的职责。
他端着三份酱油炒饭从后厨里走了出来,分别递给周其和庆缜。
庆缜接过去以后并没有急着吃饭,倒是周其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是饿死鬼托生似的。
罗岚有点不乐意了:“我说周其,我辛辛苦苦做饭给你们吃,又是剥蒜剥葱,又是洗米淘米的忙活了半天,这个时候你吃着香喷喷的酱油炒饭,你觉得应该对我说点什么?”
周其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还有吗?”
罗岚:“???”
正说话间,却见许瞒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然后对庆缜说道:“长官,111号壁垒东边的哨所发现之前从境山里跑出来的怪物,正在全速朝111号壁垒靠近!”
庆缜问道:“大概多久抵达111号壁垒?”
“最多半天时间,”许瞒说道。
庆缜站起身来回头对罗岚与周其说道:“该走了,这怪物突然出现,说明西北来接应我们的人快到了,不出意外的话,是任小粟亲自来的。”
如今西南与西北之间已经没了联络方式,但庆缜自有判断局势的方法。
真正的目光长远者,本就善于透过表象去发现表象背后的东西。
似乎,能够逼得人工智能动用这种怪物的,就只有任小粟一人而已。
周其感慨道:“任小粟如今都已经成为西北军的少帅了,竟然还愿意来冒险救人,你们的面子还真挺大的。”
庆缜摇摇头:“与面子无关,是这场战争需要我,亦或者需要我们其中一人活着抵达西北,路上我会将计划最后的那一部分告诉你们,不管是谁最终或者到了西北,都将对这场战争起到决定性的帮助。”
罗岚忽然问道:“现在你又几成胜算了?”
庆缜想了想说道:“还是三成,不过足够了。”
说着,许瞒打开了银杏庄园里的密道,罗岚问道:“以前,你和老三就是通过这条密道来经常互换身份的?”
“嗯,”庆缜点头:“辛苦他了。”
这条密道是庆氏以前的掌权者修建的,已经使用了数十年。
只不过,以前这条密道是用来做那些肮脏勾当的,下面还有密室,以及囚牢,庆缜接手银杏庄园之后甚至还在里面看到了一百多具女性枯骨。
庆缜知道,这里一定发生过人世间最丑恶的事情。
四人从密道里鱼贯而入,只不过刚刚进入密道,罗岚便看着密道的墙壁愣住了。
密道里镶嵌着壁灯,那黄色柔软的光芒照亮着墙壁上两枚新刻上的小字:“孤独。”
庆缜站定:“是老三刻的。”
忽然间,罗岚甚至能想象到庆慎曾无数次站在这里,等待着与庆缜交替身份。
对方在壁灯下默默的等待着,所求的只是融入他们,不再那么孤独。
罗岚每每想到自己之前怀疑、质疑对方的话语,心脏就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似的难受。
他怀疑老三的目的,他质疑老三的动机,一次又一次试探和冷嘲热讽,但老三从来都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情绪。
可是,老三那个时候一定很难过吧。
“哥,走吧,”庆缜说道:“不能让老三白死。”
“嗯,不能让老三白死,”罗岚点头说道。
四个人朝密道的黑暗里走去,密道的尽头已经停好了车辆,他们四个人一辆车,将按照计划好的路线前往汇合地点。
111号壁垒的东方,黄昏正快速爬行着,而它的头顶,还盘旋着如同乌云一般的鸟群。
当罗岚他们驾驶车辆离开111号壁垒后,黄昏便立马改变了方向,径直的朝着车辆追去。
……
144号壁垒军事管制区里,数万名老幼妇孺排队着等待进入密钥之门。
没有想象中的慌乱,绝大部分人都在休息区等待着。
休息区里有水有饭,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张纸条标着自己的序号,每隔一段时间便有西北军士兵来喊号,被叫到序号的人则出门排队,跟着一切前往密钥之门。
不过,乱世中自有人生百态。
这里不止有老幼妇孺,其实还有那些大行商和他们的家属。
王富贵征调了他们数百辆货车,自然也要给予一定的优待,所以允许他们不用承受奔波之苦,直接通过密钥之门离开。
事实上,有钱有权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确实能享受一些特权。
虽然王富贵可以随意拿捏他们,但面子上总要好过一点。
这些大行商们来了军事管制区以后,也得像普通人一样排队叫号。
可他们自然不愿意等待,便纷纷用金子买了更加靠前的序号,早早便通过密钥之门去178要塞了。
这些大行商在178要塞还购置了房产,抵达178要塞后可以直接离开,进入到自己在要塞里的房产居住。
西北军知道这些事情,但并没有过多插手。
世界便是如此的真实。
之前任小粟命令士兵架来的大爷便在这休息区里,而且成了明星。
他一遍又一遍的给新来的难民说,自己是如何被少帅强行架过来的,然后又讲述少帅有多么的仁义,连他这个小人物都关心……
在他的描述中,已经不是士兵把他架过来的了,而是任小粟亲自扛着他来军事管制区的。
此时此刻,大爷心里最感慨的是,这世界的变化真快啊,西北军竟然都有这种让人瞬息千里的手段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只麻雀衔着一根木管子飞进了军事管制区。
负责在高处守卫的士兵早就接到了命令,见到一切飞禽都直接击毙。
砰砰两声枪响,那衔着木管子的麻雀被打的羽毛飘零,直直的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大忽悠听到枪声马上带人过来查看,他没管麻雀,而是捡起地上的木管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张纸条:“3分钟后,通道口处将有导弹袭击,请疏散人群。不要尝试移动通道,否则将摧毁整座144号壁垒。”
大忽悠愣了一下,毫无疑问这是零送来的纸条。
零似乎已经知悉他们撤退的手段,所以要直接毁掉他们的密钥之门。
可是他想不通,既然零要通过导弹袭击这里,那为何还要提醒?
所以对方要摧毁的并不是这里的人类,而是那扇门?
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这门本身是可以移动,毕竟有任小粟的操作在前,大家都明白移动的密钥之门其实更靠谱。
但现在零连这个退路都提前堵死了。
来不及想这些了,大忽悠怒吼起来:“快点带所有人离开,快!离密钥之门越远越好!”
士兵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服从是深藏在他们骨髓里的意志,西北军迅速动了前来,他们快速将难民集体带离,所有人都往远离密钥之门的地方撤去。
王氏是有导弹部队的,虽然他们的导弹部队远不如庆氏,但也足够恐怖了。
如今前线的四座壁垒恐怕都已经进入了对方的导弹射程之内,也就是说,人工智能的大军已经距离不远了。
偌大的军事管制区里,所有人都在逃离。
大忽悠不敢赌这纸条上的警告是真是假,他只能带着人先走!
这个时候,却有人突然朝密钥之门的方向跑去。
大忽悠回头一看,赫然是开启这扇密钥之门的张浩。
大忽悠怒吼道:“你干嘛去,导弹马上就要落下来了,这时候还往里面跑,你不要命了?”
然而张浩回头说道:“P5长官给我交代过,这密钥之门如果面临摧毁危险,就必须关闭才行,不然的话,之前两天通过密钥之门的人,也会统统掉出来!”
大忽悠沉默了,两天时间通过密钥之门的人数有几万,如果那些难民全都掉回144号壁垒,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任小粟交代。
可问题是,如果现在去关闭密钥之门,时间根本就不够再返回了。
救一个人,还是救几万人,这样的选项再次摆在大家的面前。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连大忽悠这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很难立马做出决定。
但是这个选择对于张浩来说似乎并不困难,张浩遥遥的对大忽悠敬礼微笑:“张虎胜长官,我是一名西北军人。”
说完,他转身朝着密钥之门所在的建筑跑去,矫健如猎豹。
远方苍穹上,正有三枚细长的导弹拖曳着长长的尾翼飞翔过来,速度足以突破音障。
二十多秒之后,导弹如雷霆般同时击中密钥之门所在方位,方圆数十米顷刻间灰飞烟灭,但大忽悠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些之前通过密钥之门抵达178要塞的人,并没有掉出来。